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狐·志怪故事:聊斋——云翠仙

2022-7-23 17:46|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76| 评论: 0

从前有个少年名叫梁有才,原籍是晋阳人,自小爹妈娇生惯养,染上一身恶习。爹妈去世后,留下的一点家业,不到两年,便被他折腾光了。因为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日子渐渐捱不下去,便远走他乡,来到山东泰安府的一个村能落了脚,做着小贩生意。好在就是孤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只是二十多岁、还没有成家,有时感到冷清孤单。

这一年春天,济南的青郊,红桃婀娜。绿柳婆娑,春色撩人。梁有才暗自思忖,平日只顾幫货卖货,竟连附近的泰山都不曾到过,岂不白在这里住了一回?趁今日天气晴和,何不也去散散心!主意打定,便胡乱吃了早饭,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口袋装些散碎银两,跟随村里人来到泰山。

作为五岳之首的泰山,果然名不虚传。梁有才抬头望去,但见山势险峻雄崛,石径抱靡而上。登山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络绎不绝。他向身旁的人打听,才知道其中多半都为进香而来。梁有才好奇心胜,也尾随众人拾级而上。他一路只顾观赏山色,也不知走了多少路程,来到了日观亭西面的一座庙宇,原来是碧霞元君祠。



进了寺庙,只见碧瓦红墙,堆金沥彩,好不壮观!祠堂里神女端坐,慈眉善目,栩栩如生,香案上素肴果品,纷陈杂列,青烟袅袅,香火繁盛。几个身披袈裟的出家人,口念经文,煞有介事,那些善男信女,焚香跪拜,如醉如痴。

梁有才从众人的背后看去,见一少女,衣着华艳,腰肢婀娜,鬟鬓乌黑。不由得心中一动,心想这女子长得一定很不错,于是萌生邪念,也装做虔诚的香客,便从人群当中挤了过去,凑在少女身旁跪下。心里火烧火燎,很想好好儿看看她,便趁众人不留意,扭过头去,瞟了一眼。

只见那个女子鸭蛋脸儿,长得眉清目秀,特别是那一对含情的眸子,那副娇憨的情态,实在惹人喜爱。梁有才越发情急难捺,忽然想出个鬼主意,他佯装膝盖疼痛,身体难支的样子,故意用手抓住那个少女的脚。少女很气恼,跪着向一旁挪动了几步,有意地避开。

梁有才哪里肯舍,但众目睽睽,又不能过分放肆,只好强忍着性子。过一会儿跪着挪动一下,经过几次挪动,又凑近了她。工夫不大,又用手去抓少女的脚。

那少女气得蓦地站了起来,不再“跪香”了,连头都没有回,愤愤地走出门去。梁有才一看,十分扫兴,也连忙站起来,跟了出去。

这时,庙宇外面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只见少女挤在人群中,一眨眼便不知去向。

梁有才茫然若有所失,闷闷不乐地向山下走去。走了一段路,忽然发现那个少女就在前面,跟随在一位老太婆的身后。看样子,那位老太婆是她的母亲。梁有才喜不自胜,紧赶了几步,凑上前去。

只听老女人说:“孩子,今天你能有福气参拜碧霞元君娘娘,真是件大好事!你又没有兄弟姐妹,只求娘娘暗地保佑你,保佑你觅得个称心如意的女婿,只要俩人和睦,懂得孝顺老人,不一定非找王孙公子,富贵人家。”

那女子低头不应,只管往前走。老女人又说:“我就有你这么一块心尖肉,你一天找不着主,我一天放不下心,连吃饭都不香甜,睡觉也不安稳。”

母女俩向前走着,前面有块光滑的大石头卧在山路的旁边。女儿道:“我可真累了,还是坐在石头上歇息一会儿吧!您也走得上气不接下气啦!”老女人依了女儿,坐下来歇息。



梁有才觉得这可是个好机会,便装出很疲惫的样子,也赶上来,坐在老女人的另一边。那女子一瞧是他,登时脸颊上泛上一层红晕,面带怒容,把头低了下去。梁有才偏偏不知趣,看到少女那粉面含嗔的样子,反倒满心欢喜。心想:这样标致的女子,真是世间少有!要是跟了我,我的艳福还真不浅哩。

想到这里,立刻满脸堆笑,凑过来搭讪着说:“这位老妈妈是往哪儿去呀?您的身子骨还真硬朗,像您这岁数能走这样的山路,可真不容易呀!”

那女子一脸的不高兴,拽着妈妈的衣角就要走。老女人听见人家夸奖,心里美滋滋的,也不理女儿,便开口道:“俺们这是回家去,家在西山住,离这儿还有四十里。这不是趁着今天天气好,带着闺女来进香吆,求碧霞元君娘娘保佑着,给俺闺女选个如意的女婿。俺闺女叫翠仙,都十八啦,俺们老云家,就她这棵独苗苗。”说着,用手去理女儿的鬓发。

梁有才表示关切地对老女人说:“哎呀!山路坎坎坷坷,这样难是,老妈妈您虽说身子硬朗,可到底是上了年纪了,这位妹子身体又怪单薄的,怎么能一下子赶到呢?”

“翻过前面这道山梁,走不很远,就是翠仙的舅家。现在都过响午了,今天逛不到家,到她舅家过夜就是了。”

梁有才不敢冒失,他了解老女人的心思,装做不知道,把话头岔开了:“我也是到碧霞元君祠进香来的,想当初爹妈在世的时候,总嘱咐我,做人要走正道,要有好心眼儿、热心肠儿。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看别人有难处,不管认识不认识,总要帮一把。方才看到你们母女走这么长的路,还担心会支持不住哩!”

老女人从上到下仔细地打量了梁有才,看他长得满英俊的,不大像是市井俗人,听到他那体贴人的话,满心高兴,便随口问道:“家里眼下还有什么人呢?”

梁有才正盼着老女人问这句话,他装出难受的样子,叹口气道:“唉!爹妈都不在了,我有心孝敬双亲,也白搭呀!我现在还没有成亲,家里就我一个人。”

老女人一听,心里一动,暗想:怎么这样凑巧,莫不是碧霞元君安排的?便拉着梁有才的手,笑着说:“孩子,想成亲吗?”

梁有才假装有些不好意思,迎合老女人的心思道:“怎么不想呢!要是岳父岳母两位老人都在,我的造化真不浅,我可以尽孝道了!”

这时,老女人的心已经活动了八九分,便征询女儿的主意。

翠仙默不作声,老女人再三催问,翠仙无奈,只得拉着母亲附耳说道:“方才就是这个浪荡子调戏我。他轻薄放荡,没有真心,往后还不喜新厌旧!怎么能把我许配给这样的浪荡子呢?”

梁有才起先见老女人心眼活动了,心中暗自高兴,后来虽听不见翠仙跟她妈说些什么,但作贼心虚,还能猜不出她的意思?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只得先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对翠仙解释道:“方才我在桐堂里跪香,一时头晕,碰着妹子的脚,决不是有意的,妹子千万不要误会。”说着就对天发起誓来。



紧跟着又对翠仙的母亲说:“妹子要是跟我成了亲,女婿待您会比爹妈还亲,您就跟有了儿子一样,我对妹子永远不变心!”

老女人见他这样专诚痴情,真打心眼儿里高兴,竟许诺把女儿婚配给他。翠仙碍于家法,不好违抗母命,也只有怏怏不乐,默默无语。

母家心疼闺女,拍着翠仙的身子,好言劝慰:“孩子,别再执拗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常理。娘再喜欢你,也不能跟你一辈子。再说,这个后生知情达理,过了门,也会有好日子过。你要是不依娘,娘可真生气了。”说着当真把脸沉了下来。

翠仙见母亲主意已定,也就不敢争辩了。梁有才见此情景,忙不迭地口称岳母大人,老女人乐得眉开眼笑。

梁有才见母女上了钩,真是心花怒放,越发地殷勤起来。心想:只要媳妇到了手,破费几个钱也值得。他陪着笑向母女二人道:“妈妈和妹妹不要动,待我到附近看看有没有轿子。”说罢,从口袋中摸出银两,径直去了。

过了一袋烟工夫,梁有才果然雇得两乘轿子,请母女二人上了轿,自己徒步跟随,好像家仆一般那样谦卑。在过山梁的时候,梁有才喝住斩夫,再三叮咛,要百倍小心,不得颠簸,老女人坐在轿里,闻听此言,乐得合不拢嘴,认为碧霞元君果然有灵,这回女儿的终身有托了。翠仙坐在轿子里,心中却是七上八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过了山梁,估摸走了三五里路,前面渐渐现出一个村落。老女人在轿子里说:“我闺女的舅家就在前面那个村子。”又过了一会儿,两乘轿子一直抬到一所房子的大门口,老女人让轿夫停下来。梁有才打发了轿夫,家丁传报了主人。就在母女走下轿子的工夫,主人已经笑吟吟地迎出来了。

为首的是一个老者,老者身后站着个老太太,由两个丫鬟搀着。老者嗓音宏亮地说:“今天有这么多人上山进香,我跟你嫂子算定你们母女要来,快进屋歇息吧!”

翠仙的母亲指着老者对梁有才道:“这就是翠仙的舅舅。”又指着老太太道:“这就是翠仙的舅妈。”说着,大家一一见了礼,宾主寒暄着进了院门。

整所房子一水儿地青砖到底,前后三个院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主人一直把客人们让到宽敞明亮的大北房,丫鬟们献上了香茶。翠仙的母亲笑着对兄嫂说:“这次进香真不白来,碧霞元君真是有求必应。我刚刚祝愿翠仙终身大事。出了寺院就遇着这个后生。也算是有缘分,我一眼就瞧中了他,他也看中了我们翠仙。我是急性子,当时就把这个女婿认下来了!”

舅妈笑着说:“今天正是黄道吉日,要不嫌我们的房子狭窄,晚上就给他们成亲!”

翠仙的母亲忙说:“那敢情好了!”

舅舅于是吩咐家人们:“赶快收拾新房,预备菜肴果品,灯火香烛!”

梁有才乐得心里开了花,又是舅舅、舅妈,又是岳母大人,一张嘴要多甜有多甜。翠仙站在母亲身后,臊得脸通红,一声不吱。

当天晚上,家里张灯结彩,烛火通明,摆了好几桌宴席,左右邻舍也前来贺喜、闹房,眼看该后半夜了,众人才渐渐散去。

梁有才送走了客人,走进洞房,只见新娘子在床边坐着,两个丫鬟左右侍立。丫鬟见梁有才进来,道:“姑老爷该休息了!”说罢,全退了出去,轻轻掩上屋门。

梁有才定睛一看,好个女子!只见翠仙上身穿着粉红锦缎的夹袄,下身是葱绿色绫子面儿的裤子,还绣着白色的宽绦边儿,乌黑的鬓角斜插着两朵鲜花,俊俏的脸庞儿盛施朱粉,羞羞答答,含颦不语。梁有才看得出神,自身仿佛是在梦境中一般。他连忙上前一把攥住翠仙的手,温存地说道:“娘子上床歇息吧!”

翠仙正色道:“我知道你轻薄无义,怎奈母命不能违抗,只好跟随了你。你要是真讲情义,就不用担心今后的日子。”梁有才陪着小心,少不了海誓山盟一番。



第二天一大早,新郎、新娘过来给老人们请安。翠仙的母亲对女婿说:“你应该先回去收拾一下,我们母女不用你来接,随后便到。”梁有才遵命,赶回了家中,打扫庭院,拾掇住处,整整忙乎了一天。

次日午后,翠仙母女果然来到。娘儿俩进了屋门,但见四壁空空,除了简陋的床榻,破旧的衣服和趸来的一些杂货外,一无所有。老人家感叹道:“这怎么使得,待我马上回去,把家里的东西搬些来,也让你们少吃些辛苦。”梁有才没想到闹个人财两得,乐得他抓耳挠腮。老妈妈顾不得吃饭,连日赶了回去。

第二天,几个小伙子带来一个丫鬟,肩挑手提,送来一些器具食物。小伙子们帮着收拾停当,一起离去,只留下丫鬟梅香,早晚洗衣做饭。

梁有才满心欢喜,从此,小贩生意也不做了,整天和一些狐朋狗友厮混,今日东家耍钱,明日西家酣饮,常常喝得酩酊大醉,深夜归家,呕吐狼糟。翠仙好言规劝,也全当耳旁风。

有时,赌博输了,囊橐空虚,伸手找翠仙要钱,一不顺心,更寻衅打骂梅香。有时夜间趁翠仙熟睡,他便偷偷下床,蹑手蹑脚把翠仙箱子撬开,摸出几件首饰,外出变卖典当。

俗话说:坐吃山空。梁有才家是只出不进,何况他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哪一样不得许多钱!先前,梁有才刚成亲的时候,因为贪图翠仙的姿色,还真跟翠仙好过一阵。后来,他便渐渐现出原形,不再以翠仙为念了,翠仙只有偷偷哭泣。

连日来,梁有才赌博总输,欠了一屁股债,吓得连家都不敢回。债主们找不着他,气得直冒火。有一天,他们到家来找梁有才要债,梁有才不在,看到了翠仙,都为梁有才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媳妇感到羡慕和嫉妒。后来,他们找到了梁有才,对他说:“你要赚一大笔钱哩!何必担心还不清债,担心没有舒坦日子过!”

梁有才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赌友们又说:“几天前去找你,见你家娘子长得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样的女子要是卖给阔人做妾,少不了捞上千两银子。要是卖给妓院,说不定卖得更多。千两银子在手,还担心没有吃喝、没钱可耍呀!”梁有才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觉得他们说得还蛮有道理。

梁有才回到家中,长吁短叹,嚷着穷日子没法过,得想个好主意。翠仙赌气不理不睬,梁有才气得又是敲桌子,又是摔碗筷,还骂丫鬟是贱胚子,动手就要打,闹得全家乌烟瘴气,左邻右舍也不得安宁。翠仙整天哭哭啼啼,愁眉紧锁,梅香也跟着少言寡语,闷悔不乐。

一天晚上,翠仙让梅香做了几样可口的菜肴,把白天打的酒斟满,自己跟有才对饮。梁有才唉声叹气,只顾自个喝闷酒。翠仙开口道:“你本来不富裕,又添了我们两口人,日子实在不好过,惹得你整天焦心,我也想不出什么生财之道替你分忧,心里可真不是滋味。我过门带来的一点首饰,也都卖的卖、当的当,搭补过日子了,再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典押,你看是否可以把梅香卖掉,解一时之困?”



梁有才直摇头,冷冷地道:“一个贱丫鬟能值几文钱!一时又卖不出去!”

又饮了片刻,翠仙叹口气道:“我既跟了你,便是你的人了。我想,家里这么穷,就算跟你白头到老,也不过是一同苦一辈子,还不如把我卖给富贵人家,或许比丫鬟能多值些钱。”

梁有才听了,眼睛一亮,又怕翠仙察觉,便故作惊讶,假惺惺道:“娘子怎么能说出这样没有情义的话!我再穷,也得养家,谁叫我是个男子汉!”

翠仙强忍着悲痛,横了一条心,正色道:“我的主意已经打定,你不要再犹豫。”

梁有才顿时喜形于色,道:“容我再想一想,你我再好好合计一下!”说罢,吩咐梅香把酒盏斟满,扬起头来,一饮而尽,还夹了一大口下酒的菜。

梁有才第二天清早醒来,想起昨晚的事毫无后悔之意,他心里想:“没成亲以前,一个人不也过得满清静么?凭空添了两张嘴,让我拿什么来养!”

恰巧就在这时,宫中传出话来。要从民间挑选聪明伶俐的女子充当官妓。梁有才多方托人。才和一个主事的宦官牵上了线。

这个宦官姓刘,是山东人氏,他为操办此事特意来到泰安府。这一天,两人会了面,刘公公要亲自见见翠仙,如果中意,才能成交。梁有才只好应允,带着刘宦官来到家中,翠仙出来迎接。刘宦官一见,只当是仙女下凡,喜出望外,唯恐梁有才反悔,自己不能从中捞到好处,便当场拿出八百吊钱,做为定金,只等择日进京了。梁有才真是喜从天降,拿着八百吊钱又去吃喝嫖赌。

这天,翠仙对梁有才道:“我母亲因为女婿家穷,总惦记着。今天你我夫妻情分已经断了,我打算先回娘家一趟,向母亲告别,你也得为此事禀告家母一声,也算有个交代,省着日后找你要人哪!”

梁有才担心翠仙母亲会从中作梗,迟疑不决。翠仙见他这样,便道:“这事是我自己愿意,母亲有什么说的?你放心好了!”梁有才只好依了,随同翠仙和丫鬟梅香,当天起程,前往岳母家。

梅香扶着翠仙,梁有才无精打采跟在后面。天色黑了下来,三人赶路,深一脚浅一脚,谁都不言语,但是各人有各人的心事:翠仙一肚子委屈,要跟母亲倾诉,恨不得插上翅膀一下飞到母亲身边。梁有才心中盘算怎样跟岳母张嘴谈卖妻这件事,要是不依,宫廷怪罪下来,赚不了钱倒是小事,还不惹出杀身大祸。梅香虽属丫鬟,人心都是肉长的,她遭辱骂,受欺凌,有时私下里竟被主子调戏,也很想向众姐妹倒一倒苦水,同着众姐妹痛哭一场!

已经是半夜了,翠仙才到了娘家。她看到昔日的楼台灯火,听到旧时的晓落笙歌,不知是欣喜,还是心酸,粉泪顿时挂满腮边。

想当初,自己还是大家闺秀的时候,母亲疼爱得如同掌上明珠,想摘天上的星星,就不敢给月亮,想吃山珍,就不会有人给做海味。早起,有丫鬟来给梳头,夜晚,有丫鬟来给伴宿。自己要是高兴,全家上上下下都跟着笑逐颜开;要是苦恼了,就都跟着愁眉不展。如今嫁到梁家,歌声听不到了,曼也看不到了,不仅有时要愁吃愁穿,还要时刻看着男人的脸色。这些,母亲又怎么能知道呢?

梁有才这时望见一群家仆丫鬟,来来往往,先自呆了。原来,他自从娶了翠仙一年有余,虽几次提出要给岳母来请安,都被翠仙婉言劝止。因此,他尽管身为女婿,却不曾一次来到岳母家。

如今,见此景况,心想:她娘家这般富有,怎能让女儿去当官妓。早知如此,什么时候缺钱用,逼着她回家来取就是了,何必出此下策?正在后悔不迭,只听楼上一个丫鬟说道:“老太太请姑老爷和小姐上楼!”

梁有才和翠仙被众丫鬟簇拥着上得楼来,翠仙紧走几步,一头扑到母亲怀里,呜呜咽咽,好不悲戚。有才环顾四周,手足无措,呆若木鸡。梅香掩袖而泣,众姐妹不住地低声劝慰。



还是老夫人先开了口:“你们夫妻俩,这是怎么啦!”

翠仙用衣袖抹去眼泪,转悲为怒,愤愤地说:“我早知道他无情无义,如今果然不差!”便当着大家的面,把负心人如何嗜赌成性、眠花宿柳;如何丧尽天良,想要卖妻获利,细说一遍。说着,还从衣底掏出两锭黄金,放在茶几上,对母亲道;“幸亏女儿没有受他的骗,上他的当,现在女儿把它还给您,他想卖掉我,我留着黄金还有什么用场!”

老夫人一听,气得浑身发抖。翠仙怒气未消,指着梁有才骂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想当初你摆摊儿卖破烂儿的时候,蓬头垢面,人不人,鬼不鬼,满身的汗腥味,能熏死个人,让我想起来就恶心。自打我嫁到你家,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愁吃,不愁穿,才让你脱了鬼胎,像个人样儿。我哪一点对不起你?”

梁有才又悔又怕,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翠仙越说越气恼,越说越寒心,接着说道:“我自知不是绝代佳人,没有福气嫁给富贵人家,像你这样的男人,自信还是配得上。我什么地方亏待了你?你连一点夫妻情义都不讲!告诉你,我有的是钱,我一不盖楼台亭榭;二不置良田美地;就因为我早知道跟你这个败家子儿,不能恩爱到老!”

话音刚落,丫鬟、老嬷嬷们将小姐围拢起来,都为之感叹唏嘘。随后,又都愤怒地转向梁有才,纷纷斥骂,都说:“不如杀掉完事,还有什么可说的!?”

梁有才万分恐惧,自知理亏,匍匐在地,表示知罪。翠仙仍旧怒气不息,道:“卖妻已经是天良丧尽了,但总还不是罪大恶极,你竟然忍心让结发妻子去做娼妓……”

话没说完,众人气得拇胳膊挽袖子,纷纷摘下金簪,拿出刀剪向梁有才的胁下、腿骨刺去,梁有才连呼饶命。

翠仙劝住众人道:“别扎他,先放了这个狗东西,只许他不仁,不容我不义,我不忍看到他这副可怜相”说罢,翠仙扶着母亲,带领众人径直地走下楼去。

梁有才先是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后来听人们走远了,最后连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才慢慢坐起。他这时忽然产生想逃跑的念头,抬头一望,发现灯火灭了,屋顶看不见了,头顶上是眉月在天,晨星寥落。

此刻,东方已露出鱼肚白色,凉风习习。往四周一看,是茫茫旷野,再往身边一看,才发觉自身坐在峭壁之上,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一眼看不到底,一颗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儿里,毛发直竖,冷汗遍身,惟恐坠下山崖。颤巍巍地正想欠身,忽然一声巨响,屁股下面坐着的石头塌了下去,身不由己,一下子掉了下去。



幸好崖壁上有一棵旁逸斜出的枯树,把他的衣服挂住,才没有粉身碎骨。身子是挂上了,可手脚又没着没落。他连挣扎都不敢,只是拼命地高喊。约有一个时辰,浑身肿痛,头晕目眩,简直连喊救命的气力都用尽了。直到太阳渐渐升起时,才被一个进山砍柴的年轻人远远望见。

砍柴人动作轻捷,迅速攀上高崖。从身旁取出一条粗绳子,先把绳子的一端死死地系在崖石上,再把自身拴好,缓缓地坠将下去,连驮带扛,总算把他弄到山崖上面来了。这时,梁有才已被折腾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梁有才遇救以后,回到了自己家门口,只见院门大敞四开,进了屋一看,翠仙从娘家陪送过来的衣柜、箱奁和摆设全不见了,只有原来的那张旧床和破条案还放在老地方。梁有才气急败坏,追悔莫及,一头栽到床上痛哭起来。

从此,梁有才一贫如洗,饿得实在没有办法,就向街坊四邻要口吃的。浑身浮肿虽说是好了些,可是都溃烂变成了癞疮。村里人见到他,都指他的脊梁骨,骂他忘恩负义、罪有应得。染有才自觉没有脸面见人,不愿意在老地方住,就卖了旧屋和被烂什物,在一个向阳的山坡上找了个山洞住下了。

白天外出讨饭,总随身带着刀子。有的善心人劝他:“身近留把刀有什么用场?还不如换口吃的,充充饥肠。”

梁有才自有主意,便道:“我住在山洞里,随身带把刀,可以防备虎豹豺狼。”

梁有才在山洞居住,常常从恶梦中惊醒,出一身的冷汗。有时梦到赌徒们前来寻衅,被打得遍体鳞伤。有时梦到翠仙全家找上门来算帐,被吊打非刑,也有时梦到翠仙泪流满面,斥骂自己是衣冠禽兽,而后悬梁自尽。有时也做好梦,梦到成亲以后,翠仙温情软语,夫妻恩爱,梦到翠仙生个儿子,伶俐机敏,梦到自己败子回头,妻子回心转意,跟自己破镜重圆。好梦醒后,见是一场虚幻,便不禁叹息起来,非常悔恨。

一天,梁有才又到街上讨饭,忽然发现先前怂恿自己卖掉妻子的一个赌徒从远处走来,他本想装作看不见,低头避开。因为自己很狼狈,没脸见人。谁知那赌徒偏偏一眼看见了他,当着众人的面,跟他打起招呼来:“梁老弟!你怎么弄到这个份儿上?想当初,你还能偷媳妇的首饰耍钱,现在媳妇跟人家跑了,当光棍儿也满舒服的吧!”

这个赌徒,以前常常因为耍钱跟梁有才发生口角,翻过脸,今天说这些话是故意当着过路的人给梁有才难堪。梁有才憋着一肚子的气,心想:都是以前听了这个小子的话,才弄得家不家、业不业的,找他算账还来不及,如今他倒说起风凉话来了。

想到此,不由得怒上心头,不容分说,便亮出利刃,冲那赌徒的脑袋、前胸连刺数刀,赌徒当场毙命。街上的人见出了人命,都四下里走开。梁有才并不慌张,向尸体瞥了一眼,径直地向县衙门投案自首去了。

办案的人了解详细的案情后,有些怜悯梁有才,不肯处以极刑。没过多久,梁有才便得了病,死在了狱中。

结语:如果您看得满意,喜欢这个故事,不妨加个关注,留下您的评论、赞赏、转发、分享,让更多人的朋友看到这个故事。如果您觉得不好,也请留下您的宝贵意见。你们的支持,是小编一直更新下去的动力,谢谢大家!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故事:抓虎妖

下一篇:民间故事:后羿和玄妻的传说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4 01:37 , Processed in 0.190845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