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人面鬼

2022-7-25 21:50|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72| 评论: 0

叙州的生意人薛麜经常在外做生意,阅人无数,见多识广,深知江湖险恶,为人谨慎小心,从不轻易相信他人。因此,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受过骗,家境富有,安居乐业。



有一天,他看到同僚们都着急回家,因为时下临近年关,大家都想早点关门闭客,回家过年。
他也非常想念家人,想着再过几天,就关门闭客,回家过年。
几天后,他踏上回家的路途。
因为身上带着不少银子,他为了预防劫匪,脱下华丽的衣衫,换上一身破旧不堪的布衣。
一路上,晓行夜住。
别人都搭伴而行,可他防备心强,独自一人赶路。
有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一个身材魁梧,声如洪钟,样貌凶恶的汉子,背着弓箭。
主动和他打招呼,询问他去往哪里?
薛麜看他长的凶神恶煞的,不像好人。
想到临近年关,土匪泛滥,心里一紧。
遂含糊其辞的一会说去苏州,一会说去青州,言语含糊不清。
那汉子看他样子,觉得可笑,也不再问了,和他搭伴而行。
很是健谈,告诉他,自己是个猎户,名叫魏雄,去叙州办事。
薛麜听罢,一惊,自己竟然和他同路,很是紧张。
看他满脸横肉,背着弓箭,总是打量自己,瞬间,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心里想着,此人样子凶恶可怕,还背着弓箭,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可要小心为好。
想到这里,他看到路边有个客栈,有了主意。
拱手作揖说:“在下身子不适,不想再前行,去客栈休息会再走,告辞了。”
言罢,急急进入客栈。
客栈的小二看到他,热情地把他迎进去。
薛麜要了一碗面,慢慢吃着,想等那魏雄过去再走。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那魏雄竟然走进来。
声如洪钟的让小二端上来二斤牛肉和一壶老酒。
笑呵呵的坐在薛麜桌前。
正在胡思乱想的薛麜目睹,差点把嘴里的面条喷出来,呆如木鸡看着他。
心里暗暗叫苦,这个人不仅没有甩掉,竟然还跟进来了。
不由自主的摸摸褡裢,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面色绯红。
那魏雄似乎没有看出来他的窘态。
大大咧咧的让小二拿来两个酒盅,倒满酒,大笑着递给他。
薛麜目睹,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他除了在生意上应酬,在外面从不喝酒,怕人在里面下了蒙汗药。
可他看着魏雄热情似火的样子,不敢得罪他,只好接过来,小抿一口,便放在桌上。
那魏雄却是豪爽的一饮而尽,又倒满酒。
调侃他喝酒不像男子,言罢,大笑起来。
走到小二跟前,对着小二附耳一番,又走过来继续喝酒。
薛麜目睹一惊,更加不敢喝酒,埋头吃面。
那魏雄也不再劝他喝酒,自斟自饮,谈笑风生,倒是惬意。
不大会,竟把自己灌醉了,趴在桌上睡过去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薛麜急匆匆离开。
刚走到门口,小二忽然喊着客官追过来……
薛麜想起刚才的一幕,疾走如飞……
小二在后面紧追不舍……
薛麜更加肯定他们是一伙的,惶恐不安,狂跑起来……累的气喘吁吁的。
小二依然狂追不止……
不大会,身强力壮的小二追上他,哭笑不得的说:“客官已经付了面钱,为何要跑?这是那个客官交代的,让我给你一些包子带在路上充饥。”
言罢,把热气腾腾的包子递给他,便急急离开了。
薛麜惊呆了,呆呆看着小二的背影,感慨万千,五味杂陈,陷入深思。
过了会,离开了这里。
几天后,他来到一座山下。
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此时,已至薄暮之时。
他想找个地方投宿,明日再赶路。
想着翻过这座山,就应该有人家了,遂急急登上山路。
累的气喘吁吁的,浑身是汗。
走到半山腰,想歇息一番。
坐下来,擦擦脸上的汗,想着再走一天,就到家了。
想着回到家里,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情景,归心似箭。
过了会,站起来,继续前行……
不大会,迎面而来一个“人”,那个“人”不紧不慢地走着……目光呆涩的巡视着。
看到他,忽然惊喜叫起来:“大牛!”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乳名,薛麜又惊又喜,身在他乡,已经很少听到有人叫自己的乳名了。
定睛一看,竟然是小时候的玩伴酆全。
两个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捉鱼、放纸鸢、斗蛐蛐……玩的不亦乐乎。
长大后,各自成家立业,酆全依然务农,后来搬家去了邻村安居。
而自己总是长年在外做生意,记得最后一次看他,还是三年前的事。
两个人见面,分外亲热。
薛麜激动的眼睛红红的,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在此地碰到他,两人交谈甚欢。
提起小时候的事情,都兴高采烈的,犹如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的,很是高兴。
酆全询问他是不是回家?
薛麜点点头,道自己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家了,甚是想念家人,恨不得马上就到家,可现在天快黑了,自己想找个地方住下来,明日赶路,想翻过山,找个地方住下,询问他怎么会在这里?
酆全一愣,继而叹口气说:“我家境贫寒,平日里,除了种着那二亩薄地,就至山上靠打猎赚点小钱补贴家用,今日也是出去办事,正好碰到你,也是巧了,我的朋友就住在山下,不如去那里住下来,明日咱们俩再赶路如何?”
薛麜听罢,高兴的答应下来,和他前往。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谈笑风生,也不觉得的累了。
过了会,来到一棵树下,酆全忽然停下来不走了。
道自己欲要出恭。
让薛麜在此等候,言罢,进入草丛中。
薛麜只好坐在树下等待着。
过了会,忽然一阵狂风,大地颤动,面前现一巨大斑斓老虎。



薛麜吓得面色苍白,魂飞魄散,瑟瑟发抖。
欲跑,可腿脚发软,转眼间,老虎已经来到了跟前,张开血盆大口……
薛麜大惊,连滚带爬的,欲要逃离。
可是已经晚了,老虎极快扑过来,叼起他进入山林……
而此时,酆全出现了,跟在老虎后面,一副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样子。
此时的薛麜方明白过来,自己上当了,酆全就是那伥鬼,把自己送入虎口了。
可怜自己那么相信他,悔恨交加,可悔之晚矣,他吓得晕过去了。
老虎把他叼到洞穴里,把他吃掉了。
他的魂魄也和酆全一样,变成伥鬼,心不甘,总是去山神庙跪拜,希望山神把它变成老虎。
山神看他可怜,答应下来,把它变成老虎。
薛麜变成老虎后,非常憎恨那些伪善的老实人。
他们长着一副老实厚道,人畜无害的样子,害人的时候,让人防不胜防,其实就是个人面“鬼”实在是可恨。
此后,看到老实人,总是会吃掉。
山神怒了,遂把它变回原形,变成一个野鬼。
薛麜人间回不去,地府不让进,很是凄厉。
有一天,不顾众鬼拦路,拼力去了地府。
义愤填膺的询问鬼王,为何自己命运不公?
鬼王看他可怜,破了戒律,让他托生为人。
可薛麜听罢,大呼人世太苦,人心险恶,自己再不想托生为人,就是托生为人,也会喝了孟婆汤忘掉前世,不能和母亲妻儿相见,宁可在地府做鬼。只是苦了母亲妻儿,好在还有弟弟替他尽孝。
鬼王听罢,想了想,让他做了个鬼卒,薛麜欣然同意。
他做了鬼卒后,托梦给妻儿,自己已经葬身虎口,褡裢掉在山林里,告诉他们地方。
他的妻儿醒来,觉得此梦不祥。
还有三天就过年了,一家人望眼欲穿的盼望着他回家过年。
尤其是他的老母亲,坐卧不安,身子骨不好。
他的妻子把梦境告诉娘家弟弟和小叔。
二人听罢,觉得他凶多吉少了,去了山上,果然找到他的褡裢和衣服鞋帽,还有玉佩。
觉得他遇难了,一家人悲痛欲绝,泪如雨下,他的母亲和妻子嚎嚎大哭起来……
他的弟弟义愤填膺的找了几个猎户,下了陷阱,却没有捉到老虎。遂喊话,谁把那山中老虎打死,赏金百两。
此事传来后,魏雄知道了,几天后,老虎被魏雄射死了,为薛麜报了仇。
也没要赏金,默默离开了。
薛麜的家人只好做个衣冠冢,把他安葬了。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故事:抓虎妖

下一篇:聊斋故事:长虫精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6 05:56 , Processed in 0.396341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