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消逝的亲情2:失踪了三十年,抛妻弃子的父亲说要将我们告上法庭

2022-8-3 07:44|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89| 评论: 0

此文章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外婆还想劝,却被我妈打断了:“妈,你是别管了,我是宁愿吃生活的苦,也不想吃婚姻的苦了,我是怕了”
于是我妈天没亮的骑自行车挨家挨户送羊奶,白天去饭馆端盘子洗碗,晚上还领了一份手工活回来做,干到深更半夜才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六七岁我就可以自己独立做饭洗衣收拾房间了,晚上写完作业还可以帮我妈做点手工活。
我弟弟也很懂事,帮家里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生活虽然清苦,但是也温馨。
终于我妈有一天倒下了,送到医院去一查是淋巴癌中期,可她硬瞒住了我们姐弟俩。
后来听外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玲子,你妈生前说,人反正都是要死的,得了癌这医药费就是无底洞,我两个孩子上学要钱呢!我家玲子马上要考大学了,大伟也要上高中了,不能影响他们”
“她还说,癌症是治不好的,到时候人财两空,还害了我孩子的前途”
于是我妈不但没治疗,还更加拼命干活,她想在死之前多赚点钱留给我们姐弟俩,最后癌症变成了晚期,而且扩散了。
我记得那几晚,瘦成一具骷髅的我妈彻夜痛苦地惨叫,我和我弟跪在一边撕心裂肺的恸哭,却无能为力。
那个时候我恨不得能代替我妈受罪。
那个时候我刚参加工作,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见我妈痛苦地惨叫和眼窝深陷的干瘦模样。
我足足花了一年时间才从抑郁中走出来。
我妈去世后没几年,外婆也去世了。
我扯了几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打了个电话给弟弟大伟。
大伟说:“姐,他们前两天也来我公司找我了,我没答应他,我一岁多他就走了,这么多年没给我们姐弟一分抚养费,我都记不起他长什么样,他没养我们小,却要我们养他老,我这心里不舒坦。”
“嗯,我今天也拒绝他了,估计他们不会这么轻易罢手,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大伟哽咽着说:“姐,我忘不了咱妈临死之前那痛苦的模样,咱妈最后一句话说,大伟,妈不在了,你就听你姐的,姐弟俩要相互扶持”
电话这端的我泪如泉涌。
晚上回到家,我和老公和一双孩子正在吃晚饭,电话响了,我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我拿起手机:“喂,玲子,我是你大伯啊”
大伯?我还有这门亲戚?李德明走后,他们一家就跟我们断了来往,现在打电话估计也没好事,说不定是李德明请他们打的。
我冷冷地问:“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玲子啊,你爸爸找到我,让我们帮着劝劝你们姐弟,他再不好也是你的亲爸啊,你骨子里流的都是他的血啊!”
“你问问他,当初怎么没想到我和大伟的骨子里流的是他的血呢?他这么多年去帮那个寡妇养孩子,对我和大伟不闻不问,我们姐弟俩早已当他死了”我说完挂断了电话。
我刚挂断电话两秒钟,电话又打进来了,而且那铃声锲而不舍地一直响。
我拿起手机把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蒋清宇问:“你大伯?怎么没听说过你有一个大伯呢?”
“我爸跟着那个寡妇跑了,他就跟我们断了来往,那一年我弟弟高烧不退,我妈上他家去借钱给弟弟看病,他一分钱都不借,还有那个叔叔,也一分没借,怕我妈不还或者还不起呗”
蒋清宇摇了摇头说:“啧啧,真够冷血的,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侄子啊!”
“之后对我家的人是避如蛇蝎,我妈心气傲,于是就跟他们断了来往。”
蒋清宇说:“还好你跟你弟弟争气,靠自己过上了好日子”
女儿软糯糯地说:“妈妈, 我的钱都给你”
儿子也跟着说:“妈妈,我的钱也给你”
我笑着抚摸着他们两个的头说:“好,好,你们两个都是妈妈的乖孩子”
次日下班时,我走出公司,只见一群人朝我围了过来,还有人举着手机在拍。
拄着拐杖的李德明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说:“玲子啊,爸爸相信你不会那么绝情的,爸爸现在没地方可去了啊!你现在跟你弟弟都有出息了,不能不管爸爸啊?”
他身后站着跟他模样酷似的两兄弟,还有唐阿兰,此时的唐阿兰正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
我指着唐阿兰对李德明说:“你不是已经跟她结婚了吗?那她就有义务照顾你啊!”
唐阿兰故作窘迫地哭诉了起来:“李玲,我是跟你爸爸结婚了没错,但是以我现在的经济条件也养不起你爸啊,你不知道你爸有多种病,每个月光吃药都要好几千块,行动不便身边又离不得人,这些年来治病都已经掏空了家底,我实在是没钱了啊”
我嘲讽地说:“既然没钱了还摆什么阔气,脖子上那条金项链是李德明给你买的吧?卖了给他治病啊?这么粗,够他买两三个月的药了吧?你老公都生病了,没钱买药了,你怎么还好意思戴金项链啊?”
唐阿兰被我一番怼,气得脸色铁青。
李德明阴着脸说:“玲子,你要是实在不管爸爸,那就别怪爸爸把你们姐弟告上法庭”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一个老人和一个精干的卷发中年女人走了过来,老人说:“玲子,我是你大伯,不管怎么样,你爸爸给了你和你弟弟生命,你必须要赡养他”
卷发中年女人说:“对,姑娘,你也是有文化的人,应该知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爸现在已经知错了啊,再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就原谅他吧!”
我不善地盯着中年女人问:“你是谁?”
“姑娘,我是调解员,过来调解你们父女关系的”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重阳节,3个亲情故事,看完第一个就沉默了

下一篇:亲情感人美文摘抄1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6 06:02 , Processed in 0.290096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