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母兔精

2022-8-3 08:44|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89| 评论: 0

唐朝时期,钟南山上有个农夫,叫毛守。
这毛守啊,不读诗书,也没什么文化,平常就是粗人一个,大大咧咧的。
有人劝他读点诗书,他每次听到这话,都是十分不耐烦。



毛守理直气壮的说:“我家世世代代就是粗人一个,也没看那里不行的。能养活自己就够了,学什么虚招,读什么书,多少穷酸书生还被饿死了呢!”
毛守保持着自己这个观点,十分的根深蒂固。
别人看这毛守也听不懂意思,也不愿意更改,索性叹息一声,也不怎么劝毛守了。
毛守觉得没人在他耳边唠唠叨叨的,反而很是自由自在。
毛守依然我行我素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终于有一天就出事了。



某天毛守带着自己的妻子上山采草莓,采草莓的时候。
妻子隐隐约约似乎在草丛中看到了点什么,妻子有些害怕,但是也没人出到底是什么。
妻子害怕的看着,只隐隐约约的看见,草丛里似乎有一个人,偷偷的偷窥者他们。
妻子有些害怕,她心想。
这深山老林的,为什么会有人在草丛中偷窥我们夫妻俩呢?
图的到底是什么呢?



难不成是谋财害命?
可是如果要谋财害命,不去盯着那些官老爷,盯着我们干嘛呢。
我们两个穷光蛋,能有什么财富可以被谋取呢?
妻子越想就越觉得不安害怕。
于是妻子小心翼翼的,因为实在好奇。
她偷偷溜到了草丛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草丛里的动静……
这一看啊,顿时妻子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草丛里,确实有个女子,但这女子长得未免也太怪异了些!



一双长长的兔子一样的大耳朵,显得特别的怪。
一双红彤彤的眼睛。
嘴唇上也有着奇怪的牙齿,仿佛兔子的板牙一样!
而更诡异的,是这女子的腹部也是高高扬起的。
妻子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吓得晕倒在地,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现在别说采草莓了,简直是整个人都人事不省。
毛守本来在采草莓,喊了妻子几声,忽然发现妻子没有回应。





毛守虽然大大咧咧,但是这也觉得不对了。
毛守连忙急的团团转,到处寻找妻子。
很快就发现妻子已经晕倒了过去,整个人昏迷在了草丛里。
毛守吓得大叫了一声。
他本能的还以为妻子或许是被什么蛇虫老鼠咬了。
但是很快,眼睛非常好用的毛守,就发现,妻子并没有被什么蛇虫咬了。
反而草丛里,却坐着个古怪的女人,这女人长得怎么看都不正常。
一看就是个妖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加害自己。
毛守气得心急如焚,顿时十分愤怒,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斧头,就要砍这女人。
这怪女人看到毛守要杀了她,这才害怕。
女人十分可怜的哭泣了一声,整个人都是可怜无比的模样。
女人委屈着,流着眼泪,用力的摇着头。
女人委委屈屈的哭泣道:“不要杀了我……不要……不要……我已经怀孕了……你不要杀我……何况你妻子很快就会醒来……我并没有对她做什么。”
女人这样说着,样子也是十分可怜的。
泪水打湿了她的整张脸,女人样子看起来哪怕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动容。



可是毛守毕竟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
毛守那里管那么多,自己妻子晕倒过去了,毛守气得不打一处来。
管你有没有怀孕,反正你是个妖怪!
妖怪就该杀死!
毛守这样想着,心里忽然一横。
牙齿一咬,斧头紧紧的握着。
毛守开始用力的劈砍着这个怪女人。
这个怪女人很快就应声倒下,似乎十分脆弱,不堪一击的模样。



毛守又砍了一会,很快这女人就已经彻底倒在了血泊里,没有了气息。
又过了片刻,想必孩子也死了,毛守这才放下斧头,气喘吁吁的。
毛守觉得报仇也报过了,毛守正想要抱着妻子回家的时候。
毛守忽然发现,方才倒在血泊里的怪女人。
现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在怪女人方才所在的位置上,一只可怜的大白兔正倒在血泊里。
而这大白兔肚子也是鼓鼓的,一看就是怀孕了的母兔。
毛守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微微一惊。



有点犯嘀咕,有点后悔,但一切也来不及了。
毛守心中暗暗的想着:难不成,这怪女人,其实是一只母兔精,还是一只怀孕了的母兔精?
毛守没有嘀咕太久,他大大咧咧的,很快就把妻子抱走了。
妻子被抱走后,很快在山下还是昏昏沉沉的。
在家中,毛守有些担忧妻子,于是给妻子找来了医生。
医生看了也是愁眉苦脸的叹气,也不知道这妻子到底怎么了。
医生只能无奈的告诉毛守道: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你妻子遭受了巨大的恐惧,所以十分害怕,这才昏厥了醒不过来。
医生离开后,毛守心中更加是万分后悔的。



早知道会发生这一切,还不如不去采草莓呢!
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妻子已经半天不醒过来了?
毛守委屈的想着,而妻子在床榻上。
依然不断的说着许多胡话。
毛守低下头,用耳朵仔细一听,这些胡话,大概内容都是一个怪女人,可怕的怪女人,追魂索命之类的。
毛守听着听着,忽然心中有些不寒而栗。
心里打了个冷战,毛守不敢再听妻子口中的胡话了。
毛守晚上躺倒床上的时候,看着身边说着胡话,昏昏沉沉,发着高烧,就是没有醒过来的妻子。
毛守心中愁的不得了,也不知道妻子一直这样,可怎么办呢?
毛守决定明天早上起来后啊,自己就去城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的医生。
明天还没到的时候,忽然大半夜,一阵阵的冷风在毛守的家里吹拂了起来。
毛守觉得这天气未免也太冷了。
毛守心里泛着嘀咕,皱着眉头,于是瑟缩着,在妖风阵阵的家里去关窗户。
可奇怪的事很快就发生了。
毛守想要关窗户,可是窗户却总是被打开。



就这样,一连几次没有关上。
毛守自己还被很大一股子风,忽然吹的摔倒在地了一次。
毛守觉得真的邪门了!
从地上爬起来后,毛守一边骂骂咧咧的骂着今天这些怪事。
一边被冻得哆哆嗦嗦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毛守冷的瑟瑟发抖,今天的怪事也是一件又一件。
就在这个时候,三更半夜的,门口忽然响起了莫名其妙的敲门声。
毛守心中觉得非常奇怪,也非常诡异。
这大半夜的,自己平常也没什么亲戚朋友,怎么会有人大半夜来敲门呢?
毛守心中怎么也想不明白,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



毛守正想要穿着衣服去推开门的时候,忽然妻子又开始大声说起了各种各样的胡话。
毛守觉得在这寒冷的天气和说胡话的妻子中间,气氛顿时变得更诡异了。
毛守皱了皱眉,本来不想出门。
可是听到那越来越恐怖,愈演愈烈的敲门声。
毛守终究觉得装聋作哑还是不是办法。
于是毛守咬了咬牙,喝了一口酒。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还好有这酒水下肚。
毛守这才敢去打开门,看看门外是什么……
这大门一打开后,毛守顿时整个人都被吓晕了。
只见在门口啊,站着许许多多穿着白衣服的人。
这些白衣服的人,每个都身材十分矮小,而且相貌十分怪异。
有男有女。
所有人都长着奇怪的大耳朵,并且奇怪的红眼睛。
毛守看了,吓得后退了几步。
而这群人却更加可怕的前进了几步,眼看着很快就要把毛守抓住。
毛守害怕了,他转过头,十分恐惧。
毛守想要找到自己的斧头,用斧头消灭掉这些怪人。



可是毛守还没有来得及找到这些斧头。
身后那些怪人就已经抓住了他,把他狠狠的撕咬在地……
很快,毛守就被这些奇奇怪怪的人撕咬的什么也没剩下。
尸骨都找不到了。
毛守就这样丧命,虽然十分凄惨,但是也算是恶有恶报,罪有应得了。
毕竟谁让他对那只母兔精那么残忍,那么冷酷呢?
而话说回来,过了几天,妻子忽然从睡梦中醒过来了。
妻子不再说胡话了,开始意识清醒。
之前可怕的一切,妻子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感觉这几天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一样。
什么却什么都不怎么记得请了。
妻子跌跌撞撞的走下了床榻,她觉得奇怪,毛守去哪里了呢?



怎么在家里找不到呢?
妻子奇怪的走了几步,忽然在门槛,看见了已经只是尸骨的毛守。
妻子看到这个,顿时又吓了一跳,当下就人事不省。
邻居后来发现了妻子,把妻子送到了医生面前。
医生医治了大半年,妻子才稍微有些好转。
有些好转后,妻子对这些发生的一切都唯恐避之不及,从此再也不提毛守的事。
又过了几年,妻子找了个好男人嫁了,又生下了几个孩子,这件事的阴影这才算是彻底过去。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故事:抓虎妖

下一篇:​聊斋故事:鬼娶亲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7 22:00 , Processed in 0.159024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