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间故事:士秀斗鱼精

2022-8-3 10:22|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105| 评论: 0

#民间传说#​#传奇故事#​#聊斋故事#​
庐州人汪士秀,性格刚直勇敢,年轻力壮,一手能举起一只大石臼来。他自幼投名师学过武艺,又跟父亲学会了家传的踢球术。那时候的踢球,又称“蹴鞠”,是一种专门艺技。球有两种,一种是把皮革缝成圆形,里面塞满头发禽毛之类,一种是皮制的气球。踢球的人能把球踢出各种花色名目来,比咱们踢毽子还要精彩。
士秀的父亲是个踢球的名手,在四十多岁时,渡钱塘江遇到风浪,翻船溺死,已经八九年了。那一年的夏天,汪士秀有事上湖南,所乘的船入晚停泊在洞庭湖上。夜深了,船上的人们都已静睡,只有士秀还坐在船头上望月。这天晚上月亮正圆,照在湖面上,波光粼鄰,一轮倒影映在湖心,象一块正在微微晃动的白壁一样。一阵阵凉风拂面,士秀觉得心情特别的宽畅,正在领略着那幽静的夜色。



忽然,不远处的湖水里冒出五个人来,一个个衣鞋不湿,踏在水上如履平地。他们带着一块席子,扯开来铺在湖面上,有半亩地那么大小。两个仆人模样的,从提篮中取出杯碗匙碟,在大席上一一安放停当。另外三个人,一个穿黄衫,两个穿白衫,头上都戴着黑色大帽,式样古朴,不象现时人戴的帽子。那两位仆人,穿着深褐色的短衣,远远望去,似乎一个是老头儿、一个是小青年。士秀很奇怪,不知道他们是神还是怪,就坐着不动,看他们将怎么样。一阵江风,送来了他们的说话声:“今晚的月色太好了,咱们要痛痛快快喝上几杯。”“眼前的景色,使我回想起那年东海龙王在梨花岛设宴的情景。”
接下去的话声低了,听不清说些什么。只见他们频频举杯,相互劝酒,兴致很高,风儿不断送来一阵阵笑声。
汪士秀虽然不敢动弹,他的目光却一个一个向那坐着的、站着的五个人审视。坐着的三个,面目似乎很丑陋,站着的小青年眉目很清秀,只是又黄又瘦,好象吃不饱那样。再看那老头儿,汪士秀的心怦地一跳,多象自己死去八九年的父亲啊!可怎么会到这儿来,跟这群人做仆人呢?士秀想不透,也不敢出声。
到了二更将尽,月亮已经向西倾斜了,只见那穿黄衫的站起身来,哈哈大笑,说:“酒喝够了,趁着这明亮的月光,咱们来踢一会儿球吧!”小青年立即去到席子边上,弯腰从水里掏出一个球来,大约有两手合拢来那么大,中间好似贮满了水银,表里通明,在月下发出亮晶晶的闪光。
坐着的人都站起来了,小青年忙着收拾杯盘,穿黄衫的人做个手势,要那褐衣老头儿一块儿踢球。汪士秀看那老者一举一动,踢球的解数,都跟父亲生前一模一样。他越发地疑惑了,偷偷地站起来,踅在船头桅杆的阴影里,想看个明白。
远远望过去,就数那褐衣老者踢得最好,一脚踢去,那球升高丈余,晶光澄亮,闪闪摇摇十分好看,球落下来,滚到黄衫人身边,他也飞起一脚,“轰”的一声,没有向空中去,却横飞过来,恰好落到了士秀的船头土。士秀本是出众的踢球名家,球到跟前,不觉心里痒痒,他施了一个解数,腾身一脚,想把球踢回原处。那里知道,这球又轻又软,经士秀这一脚,飕飕的直飞向半空,大概因为力量过猛,球被踢破了,一线银光,从球里射出来,自高而下,成为一个弧形,就象是一条白色的虹一样。



那球呢,又似一颗彗星从天而降,笔直地坠入水中,水面上发出一阵滋滋滋的响声,象沸汤上的水泡一样,消失了。
席上那三个饮酒的都发火了,嚷嚷道:“是谁?是什么东西?败了老爷们的兴!”穿褐色短衣的老头儿却拍手大笑:“不坏,不坏!这一脚是我们家传的‘流星拐’,踢得很好。”

一个穿白衣的更恼火了:“死老头,我们生气,你倒高兴?快,你俩去把踢球的人抓来,抓不来,看我打断你的两腿。”

汪士秀听得清楚,看看船上无处可逃,也不再畏惧了。抽出一把钢刀,站在船头候着。一会儿,老头儿和那瘦小青年,每人手里提着一把剑,踏着水过来了。待他们上船,士秀向老头儿仔细一端详,失声叫了起来:“阿爸!是我在这里。”
老头一看,认得是儿子士秀,扔下手中的剑,上来抱住士秀的肩头哭着叫“秀儿”。
小青年一看不对劲,转身就走,士秀父亲一把没抓住他,急着叫道:“快快躲起来,要不都得送命!”
话音刚落,那三个家伙已经到了船边,他们的脸原来都和头上的帽子一样地黑,眼睛凸出象两颗大石榴。黄衫人一伸手,攫住土秀父亲回身就走。士秀年轻气壮,哪肯罢休,跳起来争夺,在船头上厮拼起来。士秀看黄衫人左臂死死地挟住父亲不放,举刀一斫,把一条臂膀斫落在船板上,黄衫人大吼一声,翻身落水,一个白衫人伸出了蒲扇似的双手,要来抓士秀。士秀手起刀落,正斫中他的头颅,轰然一声,也跌入水中。另一个白衫人看看不敌,匆匆跳水逃命。
这时,船夫们都被惊醒了,眼看着这一场争斗,把船缆也扯断了,船锚也荡沉了,都七嘴八舌埋怨士秀鲁莽,得罪了水神。正要落篙开船,逃离这是非之地,只见湖面上升起一张巨大的鱼嘴,张得大大的,宛如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尖齿巉巉,象一座座小山。
顿时四面的湖水,都哗哗地流向鱼嘴里去,蓦然一翕一张,湖水又被喷向高空,刷刷刷往下降落,犹如一场特木的暴雨,把士秀这只小船颠簸得左右倾侧,眼看着就要翻掉。士秀四面一望,看到船头上有两只石鼓,每只约有百来斤重。他奋力举起一只,对准大鱼嘴,使劲掷去,正好掷进嘴里,把湖水激起有几丈高。那大鱼吃了痛,急忙闭嘴下沉,倒把一条大船似的尾巴露出水面,士秀瞅准了,又把第二个掷去,打个正着,连同那鱼尾一起沉向湖底。一刹那间,风也静了,浪也平了,月亮的影子重新在水中荡漾。



士秀疑心父亲是不是溺死后的鬼魂,父亲说:“不!我并没有死,那次在钱塘翻船,也是这三条鱼精作怪。同船十九个人都被精怪们吃掉了,因为要我陪他们踢球,才留下了性命。前年,钱塘龙君嗔怪他们伤人太多,要惩罚他们,才带着我逃到洞庭湖来的。刚才所踢的球,就是一个大鱼鳔。
父子相会,当然欢喜,他们趁着风平浪静,立刻叫船夫开船。到天亮后一看,船头上一只大鱼鳍,足有四五尺长,原来就是夜里斫下黄衫人的那条手膀子。


每天不断更新古今中外小故事,有喜欢此类文章的朋友可以点击关注或者点赞收藏;您还可以长按点赞,这样就可以强力推荐此文。

多谢观看,谢谢您的支持!。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故事:抓虎妖

下一篇:聊斋故事:妖鬼说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4 01:37 , Processed in 0.311730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