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亲情剩几何,相煎何太急?我的一位邻里大叔的故事

2022-8-3 10:06|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94| 评论: 0

我们小区有一位邻里大叔,在一次做完核酸测试后的聊天中,我听了他讲述的的故事。他有兄妹四个。当初为了改善父母亲的居住条件,这位大叔出资给父母买了一套小面积的住房,但所有权人写的是父母的姓名。当时他与其他三个弟妹签了承诺书,即承认大叔持有房屋的实际拥有权。然而,当父母先后病逝后,其他三个弟妹都提出要分得这套房子的部分产权或房屋出售后的部分钱款。大叔自然不同意。于是三个弟妹一起把大叔告上了法庭。由于原来签了名的承诺书并未经过公证,所以未能得到法庭的认可。法庭最终支持了原告,弟妹三人各得到16万元的补偿款。
官司打赢了,然而我的这位邻里大叔从此便与三个弟妹变成了陌路,再无相见。三个弟妹中,有的逢上过年过节,还主动请大叔来家作客,但都被婉拒了。这位邻里大叔说:“再也不想见到他们,也永远不会同他们来往了。心伤透了,不想再在上面撒盐”。大叔接着又补了一句:“我跟你们说呀,最不靠谱的就是亲情”。大叔是大嗓门,中气十足,说这句话时,都可看到他脸上的肌肉在不住地颤动。在一旁听着大家议论的另一位福建籍大哥显然不赞同大叔的观点。他说:“我们那里不是这样。兄弟姐妹中如果有人做生意赚了钱,都会主动资助自己的家里人,没有那么小气”。大叔有些狐疑,说:“是吗?”。



图示:著名演员陈述饰演《渡江侦察记》中的情报处长
近日,有一条新闻报道说,我国著名演员陈述病逝后,其子女为了房屋遗产的事,将继母李波告上了法庭,并赢得了官司:四子女可分得房产一半的补偿款。继母因拿不出这笔巨款来支付,只得把房子卖了,四个子女遂如愿各得10万元。我当时就发表了一篇短评。我认为,这是情与法的问题。陈述的子女要求分得父亲的遗产,符合法律规定。这是法。继母整整照顾了陈述十年,付出了艰辛的劳苦。且陈述与其是真心相爱,俩人相濡以沫走过了十年,作为子女理应感恩才对。何必为了遗产而诉诸公堂呢?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要么把房产全部留给继母,要么象征性地拿一小部分的补偿。这是情。遗憾的是,钱分到手了,亲情却断了。是双赢,还是双输呢?我不得而知。
更令人唏嘘的是:陈述子女之所以要把继母告上法庭,初衷竟是当年就怀疑李波嫁给陈述的动机不纯,是为了占有其父亲的房产和报上上海户口。殊不知,当初为了使陈述更好地度过晚年生活,是上影厂说服李波去照顾陈述的。而李波原本就是新疆军区文工团的歌唱演员,而非一个普通保姆。
此刻,我想起了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现在读来,令人不甚感慨。



图示:《七步诗》的作者曹植
其实,社会上类似的故事不胜枚举。我不由地在想:将来所谓的亲情,份量还剩几何?七分?五分?三分?一分?我不敢再往下想。我还在想:究竟是什么把原本干干净净的亲情搅得一团糟,里面究竟掺和了什么?我想来想去,好像只有一个字:“利”。一个“利”字,竟能把亲情搅得天昏地暗,是环境熏陶的错,还是我们自己的“心”出了问题?抑或是两者皆有之?从“血脉相连,兄妹情深”到我的邻里大叔的那句“再也不见”,其中的是非界线,还有一一这中间的酸、涩、苦、痛,又有谁能说的清楚?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重阳节,3个亲情故事,看完第一个就沉默了

下一篇:撕裂中年人亲情的第一百种原因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2 02:34 , Processed in 0.172481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