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聊斋故事:妖鬼说

2022-8-3 10:04|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93| 评论: 0

云县的苏和颇有家产,是一个仗义疏财之人,苏大善人的名声传遍了乡野。
这天,有个叫孙简的读书人找到了苏和,请求苏和租一间屋子给他读书。
孙简二十多岁的样子,个子瘦高,皮肤白净,模样俊美,言谈举止彬彬有礼,令人顿生好感。
孙简说他从小苦读,可是屡考不中,族里因此不愿再供他读书。可他今年才二十五岁,并不甘心,所以才来求苏和。



苏和一听,顿时起了恻隐之心。见孙简拖家带口的,一妻两妾,儿子就有三个,就把离家不远的一座三进的宅院租给了孙简。
孙简羞愧道:“宅院的确十分合心意,但我囊中羞涩,付不起房租啊!”
苏和手一挥:“先住着,等有了钱再付。”
孙简感激万分,见苏和比自己大几岁,倒头便拜,直喊:“苏兄仁义,名不虚传!”
苏和有些得意,连忙扶起孙简。
孙简感动得眼圈都红了,从此和苏和兄弟相称,经常往来,一文钱没出不说,连个租房契约都没写,这样一住就是两年。
期间,孙简无以为生,又来求助苏和。
苏和打听到刘县丞家想找个先生,请了人在中间牵线,推荐了孙简去。
孙简得以在云县安顿下来,对苏和是千恩万谢。一有时间就会来苏家,拜访苏和。
苏和有个表哥,常年在外面做生意,挺有见识的。
这天表哥经过云县,就来看苏和。在苏家见到了孙简,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等孙简走后,表哥问苏和怎么会和那样的人来往,还那么亲热。
苏和也很惊讶,问孙简有什么不对。
表哥说孙简是因为在族里待不下去了,才会拖儿带女搬出老家的。
“为何?”苏和诧异极了,“能让族里不容的,一般是犯了大错。孙简犯了什么大错?”
“他身边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妾,是吧?”表哥问道。
“是的,那个小妾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苏和感叹道。
“那个小妾本来是孙简一个族叔家的丫鬟。因为长得特别漂亮,孙简的族叔本来是打算收了房,自己享用的。谁知孙简也看上了,竟然伪造了一份转卖文书,并且偷了他族叔的私章给盖了印……”表哥解释道。
“这也行?孙简的族叔就那么承认了文书?”苏和表示不相信。
“孙简有个本领,模仿他人的笔迹。孙简模仿了他族叔的笔迹,真假难辨。他族叔有口说不清,打官司又丢人,只好吃了哑巴亏。”表哥告诉苏和。
见苏和一脸的难以置信,表哥继续道:“后来族叔的儿子考上了举人,孙简怕被报复,这才带着一家老小搬了出来。”
“想不到孙简竟然是那种人……”苏和喃喃道。
表哥走后,苏和的妻子王氏忧心忡忡,让苏和赶紧让孙简走。说已经让孙简白住两年了,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苏和嘴里哼哼哈哈地答应着王氏,可就是拉不下脸,说出让孙简走的话。
王氏要自己亲自去让孙简一家走,苏和又把王氏拦着,说这事怎么能让妇人出面?
这样一拖再拖,就又过去了两年,孙简已经白住苏家的宅子四年了。



苏和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如今大女儿已经十六岁了,上门来说亲的人不少。
云县有个姓卢的书生,相貌不错,品行也端正,只是家境不是很好。
苏和看上了卢书生的人品,愿意把大女儿嫁给他,就和卢书生定下了婚事,约好第二年秋天举行婚礼。
女儿要成亲了,王氏开始给女儿准备陪嫁。
因这些年苏和手头散漫,家里钱财不多了,王氏想到了孙简借住的那个宅子。逼着苏和立刻去让孙简一家走人,收回宅子,可以用来给女儿做陪嫁。
谁知等苏和找到了孙简,吞吞吐吐地说要收回宅子时,孙简竟然惊讶道:“苏兄说笑了,你不是已经把宅子卖给我了吗?为何又说要收回?”
苏和眼睛瞪得老大:“你说什么?宅子卖给你了?什么时候的事?我连一文租钱都没收你的,你怎么能这样胡说?”
“苏兄别激动,我这里有官府盖章的文书为证,我们可以到县衙去说清楚的。”孙简不慌不忙地笑道。
苏和便拉着孙简去见官。
来到公堂上,孙简拿出了一份卖宅契约,上面俨然是苏和的笔迹,还盖有衙门的公章。
苏和气得目瞪口呆,说契约是孙简伪造的。
孙简很是委屈的样子,眼圈红红的,说苏和想要买回宅子也行,他可以便宜点卖给苏和。毕竟宅子离苏家很近,两人撕破了脸皮,以后不好相处。
说着,孙简指着假契约道:“就按这上面价钱的八成付给我就行。”
苏和一看,假契约上写着“售价六百两”,气得简直要吐血。
那宅子即便是崭新的,顶破了天也就值三百两。六百两,八成也要四百多将近五百两,这分明是抢钱。
再说宅子本来就是自己的。若是要个几十一百两,苏和也就捏着鼻子认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可要四百多两,他拿不出,也不愿意拿。
这时刘县丞说话了,他道契约没问题,笔迹是苏和的,签名也是苏和自己写的,官府的章子也没有问题,判苏和诬告,要打苏和板子。
孙简连忙上前给苏和求情,说卖宅子的事过去两年了,苏和忘记了也情有可原。
于是刘县丞就饶了苏和,还让苏和给孙简道谢。
苏和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原来孙简经常和苏和来往,熟悉了苏和的笔迹,便伪造了那份契约。又利用在刘县丞家做先生的机会,找机会盖上了官府的公章。
即便刘县丞有所怀疑,可一来公章没有作假,刘县丞会以为是哪个属下给孙简盖了章;二来,孙简一直在他家做先生,他和孙简要熟很多,当然帮孙简说话。



苏和回去后,把孙简造假契约,宅子被判给了孙简的事告诉了王氏。
王氏气得胸口疼,埋怨苏和当初没有收租钱,还不早点去收回宅子。
两个女儿也有怨言。当初表叔已经告诉了爹爹,那个孙简不地道,会造假,可爹爹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卢书生知道后,倒是安慰苏和,没有宅子做陪嫁也不要紧。
为了宅子的事,苏和一连气了好几天,想着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也就自己宽慰自己,气坏了更加不值得。
谁知孙简得了便宜还卖乖,竟四处造谣说苏和看上了自己的小儿子,想过继到苏家,免得苏家绝了代。
这是算计了苏家的宅子又想算计苏家的产业了。
苏和既愤怒,又害怕,担心孙简再造个假文书出来。
这时卢书生给苏和出主意,先出去一段时间。苏和人都不在云州,孙简再造假就说不通了。
苏和同意了,可不知道去哪里。
王氏提醒苏和,五年前有个叫赵崇的人借了苏和两百两银子还没还的,去找赵崇要回来,也可以给女儿做陪嫁。
五年前,赵崇来云县做生意,运气不好,本钱亏得一干二净,一时想不开,要投河自尽。
苏和正好遇到了,救下了赵崇,还借了一百两银子给赵崇。
当时赵崇感激涕零,硬是好好地谢了苏和一通,还写下了借条才离去。
借条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赵崇是何方人氏,家住哪里……只要苏和手持借条上门,赵崇必定归还银子……
经王氏一提醒,苏和也想起了这件事,于是打算去找赵崇,等明年夏天的时候再回来。到时候,有了女婿帮忙支撑门户,看孙简还能耍什么花招。



苏和把借条揣在怀里,带上了老仆肖伯,驾着马车离开了云县,一路打听着,走了半个月才到赵崇家。
令苏和意外的是,五年未见,赵崇如今已是家财万贯。一栋赵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比苏家的宅子豪华好几倍。
赵崇见了苏和,先是一愣,接着惊喜万分地迎了上来。
见赵崇如此热情,苏和松了一口气。
赵崇准备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招待苏和,和苏和边吃边聊。
赵崇还主动提起了借银子的事,一口答应还银子给苏和,还说要把利息也算上。
苏和不好意思要利息。
赵崇说,他没有主动去还银子已经很对不住苏和了,如果连利息都不算,他就更加对不起苏和了。
要银子的事已经说好了,苏和放了心,和赵崇越发聊得高兴。
两人吃吃喝喝,很是惬意,不知不觉天就快黑了,赵崇连忙给苏和主仆俩安排住处。
苏和以为赵崇会安排赵宅的客房给自己歇息,没想到赵崇说他的夫人一到晚上就喜欢大宴宾朋,吵闹得很,怕影响苏和主仆休息,因此另外给两人安排地方住。
赵崇让下人准备马车,又让管家送苏和主仆去休息。
苏和喝得迷迷糊糊的,上了马车倒头就睡,被拉到哪里去,都没有意见。
肖伯心里却很不舒坦。老爷是赵崇的救命恩人,那么远来了,却让老爷住在外面,怎么都让人心里不舒服。
谁知等到了地方一看,肖伯心里更加不高兴了,管家竟然把两人带到了一个又脏又乱,明显很久没有人居住的院子里。
肖伯还想问管家两句话的,哪知管家等肖伯把苏和一扶下马车,便赶着马车飞快地走了,像是后面有鬼追似的。
肖伯没有办法,只得把半醉半醒的苏和扶到一旁坐着,自己点着灯,把睡的地方收拾出来。
见院子里好几间房,只有西厢房齐整干净一些,肖伯便收拾起了西厢房。
把西厢房打扫整理好,又把苏和扶到床上躺好,肖伯已经累得不行了。
见床本来就不大,苏和还摊手摊脚地睡着,肖伯只好打消了和苏和一起睡的念头,另外找了一间房,不管干不干净,躺了下去,不一会就响起了鼾声。
夜渐渐地深了,苏和睡着睡着,突然觉得十分寒冷,不觉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这时,从墙壁里钻出了一股黑烟,落地之后,化成了一个眼球凸出,面色青紫,舌头吐得老长的女鬼,阴森森地看着苏和。
“太好了,终于盼来了一个人,只要吃了你的心,我就可以走出这间房去报仇了。”女鬼阴冷地笑道。
苏和吓得瑟瑟发抖,想大喊一声“肖伯,救命啊”,可喉咙却像被锁住了似的,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鬼伸着老长的鬼爪,飞快地向着自己飘了过来。
苏和恐惧无比,但连爬起来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闭着眼睛等死。
这时,从墙壁里又飘了一个女子下来。
那个女子皮肤青中带黄,浑身长满细麟,分明是个妖怪。



女妖一把拽住了女鬼,冷笑道:“凭什么该你吃他,应该是我吃。我吃了他的心,就能恢复法力。不但能替你报仇,还能把我的仇也报了。”
女鬼也冷笑:“我的仇,自己报。我要亲自报仇,那样才能解恨。”
女妖劝女鬼:“隔壁还睡着一个呢,你可以去吃那个人的心。”
女鬼反问女妖:“那你为何不去隔壁吃?”
“我被困在这间房里,不能出去,否则我早就去报仇了。”女妖恨恨地道。
“你不能出这间屋子,说得好像我能出去一样。”女鬼气愤道,“我的尸身被砌在了墙里,又被符咒压制,根本不能出去。”
“我和你一样,不是也被砌在了墙里,也被符咒压制着,不能出去。”女妖道。
一直惊恐万状地听着女鬼和女妖对话的苏和突然有了主意,颤抖着说道:“如果……我……我能帮你们,可不可以……不吃我……”
“如果你能帮我们,我们干嘛要吃你?吃了你,我们的心里也是很过意不去的。”女鬼和女妖回答道。
苏和这才渐渐地镇定下来,小心翼翼地问一鬼一妖:“你们的仇人是谁,因何要报仇?”
女鬼咬着牙道:“我的仇人名叫孙简,是他把我害了。”
“孙简?是不是二十多岁,个子瘦高瘦高的,皮肤白净,模样比较漂亮,会模仿他人笔迹的那个孙简?”苏和惊讶问道。
“是的,你认识他?”女鬼问道。
“何止认识他!那个白眼狼不仅白住了我四年宅子,还模仿我的笔迹,谋了我的宅子。这还不算,他还想打我产业的主意……要不是因为他,我怎么会到这里来,遇到你们!”苏和气愤道。
“这么说来,孙简也是你的仇人了?”女鬼道。
苏和点头。
女鬼拍手道:“咱们的仇人都是孙简!不过,只要你帮我报了仇,我还是会报答你的。”
“那孙简是如何害你的?”苏和好奇地问道。
女鬼悲愤道:“说起孙简害我的事,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原来女鬼名叫玉蓉,是孙简族叔的丫鬟。因玉蓉识文断字,又聪明伶俐,孙简的族叔便让玉蓉专门给他整理打扫书房。
孙简图谋族叔的另一个丫鬟灵汐,便哄骗玉蓉,说要给玉蓉赎身。不光得到了族叔的笔迹,还让玉蓉把族叔的私章偷了出来……



后来孙简伪造了转卖文书,还盖上了族叔的私章,“光明正大”地把灵汐带走了。族叔大怒,严查是谁把私章给偷了出去……玉蓉被查了出来,族叔一怒之下,把玉蓉卖到了青楼……
玉蓉在青楼三年,受尽了折磨,还得了脏病。
老鸨见玉蓉已经没有什么油水可以榨了,又把玉蓉转手卖给了一个做私娼生意的人。
那个做私娼生意的人很是恶毒,根本不管玉蓉有没有病,只是逼着玉蓉没日没夜地接客。
没几天玉蓉就躺在床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玉蓉万念俱灰,不想再活下去了,就把带子挂在床头,自己把自己勒死了。
玉蓉死后,化成了厉鬼,一心想着报仇,先是把做私娼生意的那个人杀了,又去杀了老鸨。还找到了孙简的族叔,吓得他大病一场。
可玉蓉还没来得及杀孙简和他的族叔,就被族叔请来的道士给制住了。
道士找到了玉蓉的尸骨,把玉蓉的尸骨砌在了她自杀的那间房的墙里,又用符咒压制住玉蓉的鬼魂……
“难怪你不能离开这间房。”苏和恍然道,“如果我找到了符咒,毁了符咒,你是不是就能出去了?”
“符咒在我的尸骨上,你得把墙凿开,把我的尸骨找到……”玉蓉黯然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明天我就找东西来,把你的尸骨找出来。不过,我凿了这间房的墙不要紧吧?”苏和问道。
“不要紧,墙是夹墙,而这个院子原来是做私娼生意的,后来死了人,又闹鬼,已经荒废两年多了。”女鬼笑道。
苏和这才放心。



这时女妖忍不住了,道:“现在该轮到说我的事了吧?”
苏和连忙给女妖行礼,恭恭敬敬地道:“请说。”
女妖直言道:“我的仇人是赵崇。”
苏和惊讶道:“赵崇并不坏呀,他应该是无心之过吧?”
女妖一听,冷笑起来:“你怎么知道他不坏?”
苏和便把自己来找赵崇要钱,赵崇热情招待的事说了出来。
女妖一听,大笑起来,问苏和:“你刚才没有听到玉蓉说,这里已经闹鬼两年多了吗?”
苏和傻愣愣地点头:“听到了。”
“ 那赵崇送你来这儿歇宿是何居心?”女妖撇着嘴巴问苏和。
“难道他就为了一百两银子想要了我的命?他都那么有钱了!”苏和惊呼道。
“他可没有钱,他的钱都是他的夫人的……”女妖冷冷地道。
女妖告诉苏和,赵崇做生意总是赔多赚少,后来连本钱都没有了,只好替人打短工过日子。
两年前,孙简族叔请的那个道士来到了这里,花钱请赵崇来推墙,准备把玉蓉的尸骨砌进夹墙里去。
当时女妖现出了壁虎原形,正在房梁上修炼,被惊动了,因此走火入魔,从墙壁上摔了下来,一时昏了过去,动弹不得。
道士见了女妖,不由得念叨了一句:“这壁虎已经有三百年了,实在难得呀!”
赵崇见壁虎有小孩手臂那么粗,不由得有些害怕。
道士见了,随手拿了一道符给赵崇,道:“不用怕,它若是醒了,自己走了便罢;如果攻击你,你把符随便往它哪儿一贴,它就动不了了。”
这时,道士刚收的徒弟来请教道士,画符咒要准备什么东西,道士出去了。
看着正在慢慢醒过来的壁虎,赵崇起了心思。
当地有个富商,家财万贯,可是患了一种奇怪的病,需要壁虎肉做药引,年代越久的越好。
如果把这条壁虎的肉献上去,富商的病要是好了,肯定能赏很多银子给自己。
想到这里,赵崇拿起符咒,毫不犹豫地往壁虎身上贴了过去……
这时壁虎刚好醒来了,虽然被符咒所制,依旧奋力挣扎,一下子窜进了夹墙里,正好躺在了玉蓉的尸骨旁,动不了了。
赵崇吓坏了,连忙拿起铁锤,一下就把壁虎给砸死了。



后来,赵崇割下了壁虎的肉去献给富商,留下了壁虎的尸骨在墙壁里,上面还贴着符咒。
壁虎的肉果然治好了富商的病。富商大喜,招赘赵崇做了女婿。
富商的女儿性格十分剽悍,对赵崇管得极严。赵崇虽然成了有钱人,却不敢乱花一文钱。
壁虎妖肉身被灭,魂魄虽然附在尸骨上,经过两年的修炼,已经能化成部分人形了,可是一直被符咒压制着,因此不能离开这间房子。
听女妖说完,苏和不由得感叹道:“看来赵崇也是个心狠的。”
“他若不心狠,怎么会如此对待你?”女妖冷笑道。
苏和尴尬地笑了笑。
第二天天一亮,苏和就把肖伯叫醒了,去买了工具,把墙给拆了,里面果然有一具女子的尸骨,一个壁虎的尸骨,两个尸骨上面都有符咒。
苏和把符咒都撕了下来。
到了晚上,女鬼和女妖都现了身,笑盈盈地感谢苏和,都说要报答苏和。
苏和连忙摆手说不用。
肖伯战战兢兢地在一旁,不由得嘀咕了一句:“老爷还真是热心,连妖鬼都肯帮!”
又在院子里歇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天一亮,苏和就去找赵崇要钱,还把自己的马车赶了出来。
见了苏和,赵崇很是惊讶,讷讷道:“正想去接苏兄弟,没想到您竟然自己来了。
苏和只是冷笑,没有多理赵崇,只是催着赵崇还钱。
赵崇果然不敢找妻子要钱,偷偷拿了几个金器给苏和抵债。
苏和也懒得和赵崇计较,拿了金器就走。
赵崇追了几步,还想说什么的,见苏和理都没理他,只好停下了脚步。



苏和回去后,过了一段时间,就听到了孙简的族叔和孙简被鬼吓死的传闻。
孙简死后,他的妻妾儿子害怕极了,主动把宅子还给了苏和,连夜搬走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女妖来了,笑嘻嘻地告诉苏和,赵崇“失足落水”,被溺死了。她大仇得报,心愿已了,问苏和需要什么回报,她会尽力满足苏和的。
这时,女鬼也来了,也问苏和要什么回报。
苏和道孙简和赵崇也是他的仇人,女鬼女妖已经帮他报了仇,如今宅子也收回来了,就不要别的什么回报了。
女鬼和女妖听了,便说万一以后苏和遇到什么困难,她们再来尽力帮忙。
苏和听了,不由得感慨万千:“孙简和赵崇都得我恩惠甚多,可不但没有回报我,反而是百般算计我……回想这么些年来,我帮了不知多少人,可愿意回报我的,竟是寥寥无几……难道是人心不古吗?”
女鬼和女妖都笑了起来,道:“苏老爷行善从来不管该不该,值不值得……倒是博得了一个大善人的名声,只可惜啊,遇到的白眼狼太多了……”
苏和讪讪地一笑,连连点头,赞同女鬼和女妖的话。
从那以后,苏和不再是什么人都帮,只有那些真正有困难的,并且是品行端正的人他才帮。
说来也怪,苏和以为这样一来,自己的名声会差很多,没想到名声反而更好了,而且还结交了许多真正的朋友。
苏和一直活到了九十岁才去世。他去世后,坟墓上经常有人去祭拜,祭拜他的人都恭恭敬敬地称他做“苏老先生”!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聊斋故事:抓虎妖

下一篇:跨境营销:七大社交营销渠道&渠道特征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5 09:24 , Processed in 0.423749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