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说:小伙获得鬼谷传承,救了必死的老人,却暴露了自己神级医术

2022-8-3 19:19|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117| 评论: 0


</img>

平分回春堂股份,只是成为张明泽弟子好处之一,俗话说得好,大树底下好乘凉,有张明泽这样一尊中医领域的大佛在,不难想象,以后的前途定然一片光明。

然而接受鬼谷传承的安岩,只能猥琐发育不能浪,甚至不敢暴露自己纵的身份。

“现在知道后悔了吧。”张曼翻了一个白眼,其实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她没说,如果安岩成了关门弟子,父亲肯定会撮合她和安岩。

因为弟弟对中医没兴趣,父亲只有寻觅传人,这份家业肯定会交给关门弟子,以前她反对父亲这种霸道的决定,但如果这个人是安岩,好像不是那么难接受。

共事八个月,安岩的表现她看在眼里,沉稳,不骄不躁,保住了医馆清誉也没想着邀功,第一时间想到的反而是处理病患关系。

夏进只知道撇开责任,安岩却义无反顾站出来,有责任有担当,而且安岩模样耐看,不是很英俊那种,却是让人觉得越看越帅。

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点或一件事,张曼不知道自己对安岩是不是喜欢,但她知道自己对安岩很有好感,这种感觉,从未发生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

安岩打破了这个例外。

“师姐,你脸怎么红了?”安岩诧异,伸手在张曼额头摸了一下:“有点烫。”

张曼连忙退后两步:“可能是这里中药的气味太浓,行了,你忙你的。”

安岩嗅了嗅,浓吗!还是我已经习惯了。

张曼走到父亲旁边,见茶杯空了,连忙加水,打趣的道:“爸,别看了,再怎么看都是别人的徒弟。”

张明泽瞪了一眼,端起茶喝了一口:“爸爸只是不甘心,这么好的传人,怎么被人捷足先登了。”

“安岩这么优秀?”张曼惊讶,她了解父亲,眼光极高,就算是天赋极佳的夏进也从未被赋予这种评价,安岩仅仅是出手一次保住医馆清誉,按道理不该有这么高的评价。

张明泽叹气,从安岩身上收回目光:“刚好现在不忙,将杰荣和小夏叫过来,准备一份安岩救人的监控录像。”

张曼连忙去办,三人围着张明泽神色恭敬,张明泽不说话,点开视频让三人反复观看,三人不解,他们就在现场,为什么还要给他们看这个。

“你们谁能说出安岩救人的关键,并且分析出来,这个月回春堂全部利润就给谁。”

三人先是面面相觑,随后炙热起来,医馆这个月的纯利润起码有二十万左右,能一人独拿,上哪找这种好事。

“师父。”夏进第一个开口:“安师弟救人的关键在于下针的速度,不管是时间还是力道都把控得极好。”

他才是主治,只是出了岔子被安岩接手,如果当时他能迅速冷静,他觉得自己不会做得比安岩差。

“杰荣,你觉得呢?”张明泽询问。

“安师弟下针确实快准狠,但弟子惭愧,看不出来。”沈杰荣低着头。

“小曼。”

“我觉得,安师弟救人的关键在于他打的这几巴掌,可是说不上来这种感觉,病人当时情况危机,按道理不该采取这种偏激的方式。”张曼微蹙眉头。

张明泽老怀欣慰,静静等着下文,可惜张曼沉思半晌说不出所以然,张明泽多少有些失望,沉声道:“小曼说得没错,安岩救人的关键这几巴掌是点睛之笔,至于最后下针,只能算锦上添花。”

夏进嘴角微微抽搐,他回答竟然还没张曼全面。

“你们知道这几巴掌的作用是什么吗?”张明泽再问,没人回答,三人皆是一副虚心求教的表情。

“取针!”张明泽惊叹:“这种手法看似简单,操作却极其困难,力道所致逼迫穴位缩紧挤出银针,力道太大就会导致病人五脏震荡,相反,力道太小又不足以逼迫穴位缩紧,其中风险不是当事人难以体会。”

“力道若是不均出错,轻则导致病人瘫痪,重则病人当场暴毙。”张明泽的声音低沉许多,视线扫过女儿和两个徒弟,指着画面沉声道:“你们再看这里,将银针挤出瞬间安岩下针,一进一出完美贴合,换做你们,就算知道方法,你们又有几成把握。”

三人羞愧,张明泽笑容温和,没有责怪的意思,因为就算换做是他,也未必会比安岩做得好多少,昨天看到这个监控录像,张明泽连夜赶回来,没想到还是被人捷足先登。

目光看过去,见安岩捧着一本医书看得入神,张明泽欣赏的同时越发懊恼,这么好的一块璞玉竟然用来打杂,暴殄天物,不过,若安岩的师父只是单纯的武夫,他未必没机会将安岩收入门下。

“好了,你们都去忙吧,这个视频带回去多看几遍,能学会多少全看你们悟性。”张明泽抿一口茶:“这个月利润,单独划出一成给安岩作为奖励,小曼拿四成。”

三人不敢反驳,回到各自位置,夏进撇了一眼安岩,心中冷笑,师父显然还没放弃收安岩为徒,既然如此,我就让你自己没脸留下来。

听说安岩后天要考执医,夏进心里很快有了计划。

时间过得很快,四点左右,一名唐装老者进入医馆,旁边有青年陪同,青年一表人才身形挺拔,笔直没有丝毫皱褶的西装给青年打上了成功人士的标签。

“您好,请问看病还是抓药。”张曼最先迎上去。

张明泽习惯性的抬头,端着茶杯,看到老人,手一晃差点没端稳,连忙起身,老者手轻轻下压,张明泽顿住,有些不明所以。

“我来找个小朋友。”老者笑呵呵的道。

正在看书的安岩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笑着开玩笑:“老爷子,我还以为你跑了。”

老者正是和安岩母亲同一病房的老爷子,顿时吹胡子瞪眼:“为了你那点诊费我至于跑路!”

张明泽惊讶不已,听两人对话,安岩竟然给这位治过病,谈话方式还有几分忘年交的意思,张明泽对安岩更加好奇,虽然想上前,但这位刚才给他递了一个眼神。

很显然,安岩并不知道这位的身份。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历尽沧桑后的人生感悟

下一篇:被称为“开启权力钥匙”的《阴符经》,苏秦究竟悟到了什么?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6 05:43 , Processed in 0.200159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