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那些离开网易的年轻人

2022-8-4 08:49|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85| 评论: 0



来源 | Tech星球

| 杨晓鹤 翟元元



网易,一直是那个低调、神秘,容易被忽视,却又不可忽视的互联网大厂。


作为国内市值Top 10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网易还保持着季度总营收同比10%以上的增长,这在“哀鸿遍野”的中概股中殊为不易。游戏、教育、云音乐和创新业务,撑起了网易的业务基本面,最新的财报显示,网易2022年第一季度营收达到了约236亿元,净利润达到了51亿元。


几乎不参与互联网风口大战的网易,账上资金充足,盈利能力稳定。但在互联网裁员的潮水之下,本就没有大扩张的网易也略微瘦身,近日,网易北京的花火事业部团队解散,少量的裁员并没有在行业掀起太大水花,几乎很少人关注到。


这是网易亦或是其CEO丁磊的风格,业务短期没有成效时,该放弃就放弃。此前,网易也有不少类似操作,将电商业务考拉以129.58亿元全资卖给阿里,出售网易云阅读业务和网易文漫100%股权给平治信息,网易并不像其他大厂“买买买”的风格,而是一直在“卖卖卖”。


这让很多在网易工作的人,难以产生归属感。“创新业务很多,但不是都能坚持到最后”,一位网易员工告诉Tech星球,没有绝对核心的业务,也没有绝对的文化风格。“提到阿里就是阿里味,很‘卷‘;提到字节就是字节范儿,强调创新;网易很难说出是什么风格。”


在Tech星球的采访中,很多人从网易离职/被裁都没有明确的缘由,更多是觉得“该润则润”,在大厂中并不算很高的工资和福利,也让他们在网易工作几年后就决心离开。


没有适应网易的竞争文化,很快就离开了



2020年加入网易时,公司还是给了不错的Title,加之又是网易比较重视的新业务“网易有道”,一度让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但不到一年时间就选择离开,还是很遗憾。


我当时负责流量端的投放合作,这在有道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中台角色。因为教育的获客投入成本一直比较大,教培、职业教育、智能硬件,很多新产品服务的增长都需要流量支撑,我会面临很多不同团队的SKU需求。


在协作的过程当中,其实每个部门都有各自的OKR ,大家也都会为了各自的OKR 去做工作。但是大家有一点过于看重自己的 OKR 了,所以就会有各个 SKU 之间的一些资源争抢。


虽然争抢资源,网易还是比较有钱,投入还比较大方。这就并不需要我们带资源进组,也不需要强迫我们去“白嫖”资源。领导和我说过的最深的一句话是,“我们又不是没有钱。”这让我在招聘团队成员时也比较放心,只需要选择潜质的队友,并不需要特别看重这个人的资源。


在网易工作中给我造成的最大困扰,可能是无法顺利处理好资源的分配。而网易又是一个人情味不太浓的公司,这和我本身的性格区别还挺大。我有点想做职场老好人,这个不得罪,那个不得罪,所有资源分配的优先级没有处理好。这方面,后来接替我职位的徒弟,做的比较好,我也有反思。


从业务和领导层方面来说,我觉得网易有道没有什么问题。我们是在“双减”政策前就做了成人职业教育,现在行业遭到很大打击,网易有道也是盈利的。我接触过网易有道CEO周枫,是一个很平和的人。这是我在网易有道工作一年中的整体感受。


让我记忆深刻的事,是网易很强调探索和创新,内部有句常说的话是:1到1.1 的进步也是创新。有道就是这个制度的产物,它并不是从零创新的业务,其实是看到字节等大厂也在做教育,但网易找到适合自己做教育业务的模式。


当然你说网易也卖了很多业务,这个我也不懂战略,只能说都是商业抉择。所以综合说,我在网易没有感受那种战略、业务层面的不成熟,更多是我个人的职场长大经历,没能适应网易的竞争文化。


做了两年核心游戏研发岗,难以施展拳脚



网易的游戏是其核心业务,也是现金流最好的业务,在国内的规模和声量仅次于腾讯。


我在广州网易游戏工作两年,却没有在大厂一展拳脚的感觉,走的时候自己还是带了点情绪。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参与的两个项目最终都没有成果,感觉浪费了时间。


我在网易游戏的第一个项目是“超凡先锋”,这款游戏至今还没有上线。客观原因是没有发放版号,主观原因则是总变换游戏的研发方向,一开始对标“守望先锋”和“APEX”,这两款游戏2019年左右,在国内也火过一阵子,现在也没声量了。团队也注意到这种玩家风向的转变,于是又将项目调整对标为“逃离塔科夫”,这款游戏在国内也就火了一年。


不断调整方向的“超凡先锋”,迟迟没有推向市场,现在版号发放监管很紧,预计这款游戏也难以拿到版号。项目迟迟不能上线,领导也总是乱挥动指挥棒,造成我们这些基层工作总要推倒重来,本身研发就比一般岗位累点,频繁调整也让我更加疲倦。


我后来加入的是网易的樱花工作室,这个工作室主要做的是一款端游。这款游戏已经做了3-4年,还没有面市。主要制作人是个日本人,管理文化和制作章程都有些摩擦,项目进度比较慢。


做游戏的人都有个理想,就是尽早推出一款爆火的游戏,不只是为了分红,也是自己的一个成绩。不巧的是,我所在的两个项目都没有前景,再加上网易的本身工资并不是太高,这让我决定离开。


当然,无论我的离开还是项目不成功,其实对网易游戏都没有任何影响。网易游戏和腾讯游戏体制也差不多,都是工作室制度。一个工作室只要一个项目成功,其他9个项目失败也无所谓,做游戏有点像风险投资。


所以你看,广州网易游戏主要偏手游,杭州网易游戏主要偏端游,北京网易游戏则一直没什么存在感,这两年好像也没拿得出手成绩,解散裁员也就是自然的事情。


网易除了2019年有次规模略大的裁员外,其实这几年一直没有裁员。主要日常福利待遇什么的本身就不高,有时候过节给的文化礼品,让我觉得都不如发几百块钱实在。外界经常传腾讯天美工作室年终拿到20个月的奖金,我是在网易没有体验过。


在网易的做核心研发岗的两年,除了失败并没有更多深刻的记忆,所以离开了寻找新发展空间。


待遇低,不争不抢比较佛系,不做第一,习惯捡漏



我是去年从网易传媒离职的,2017年加入,在网易差不多3年多的时间。


网易有杭州本部和北京分部等不同城市办公地点,我base是北京。我所在的网易传媒在整个网易集团属于边缘业务,网易创始人丁磊也几乎不怎么管这个业务,团队规模在1000多人左右。


从网易离开,一方面是希望自己走出舒适区,另一方面是公司薪资待遇低。跟其他互联网大厂相比,网易福利待遇上算是比较抠的互联网公司,不给员工股票。像百度,一般升职P6会有一定比例的股票,百度即使业绩下滑,给P5也发放了一定股票。阿里P7入职就有股票,内部P6调薪也有股票。但网易就很苛刻,需要M3以上才能有集团股票,这意味着只有高级总监、总经理以上级别的人才有资格拿到公司股票。对于普通员工甚至中层干部来说,并不友好。


外界都说网易比较适合养老,的确,网易算是对员工安全感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公司之一。网易几乎不裁员,很多属于员工自主选择自然离职。脉脉上都在爆料今年网易北京在裁员,但一般来说,网易算是成本控制比较好的公司,人员流动比例不超过10%。去年业绩下滑小范围裁员,也只是把离职员工的HC锁了,不再招人而已。


网易工作强度不大,节奏也不快,内部不怎么卷,绩效考核也不是很严苛,几乎不会将KPI、OKR量化下发到个人,对员工没有那么压迫,员工个人不会有那么强的焦虑感。很少加班,印象里在网易三年多的时间,只有短暂一段时间鼓励加班,有加班费,当时公司好像是鼓励创新项目。网易人很少996,一般公司6点30分开饭,我下去吃个晚饭回来,7点30分公司就看不到人了,都下班走了。不像我后来加入的某大厂,每天上班过得都很糟心,时不时被PUA。


但在网易,属于“缓慢走向死亡”,就像温水煮青蛙。有职业理想的人,或许不会安于待在网易这个舒适圈。


网易内在基因就是不争不抢,比较佛系,不做第一,习惯捡漏,喜欢押注被其他互联网大厂验证过的风口及商业模式。网易自上而下的文化理念就是想清楚再搞。自然也因此错过很多风口。丁磊本人也承认,此前他在周年庆时说,创业二十年错过所有风口。


网易传媒并非没有任何自救措施。对内,此前网易传媒曾试图一改佛系风格,让员工卷起来,但员工都比较抵触,最后就不了了之。对外,网易新闻一直是大手笔买投放。传闻,网易新闻之前每年花5亿左右预算在投放上,买应用商店流量,买预装,费用都很贵。当然行业都会买量,不止网易。但自媒体跟短视频两拨冲击过于猛烈,网易新闻业务不断萎缩,DAU从以前几千万一直往下掉。


网易很想做好短视频,可不具备这方面的基因。网易也做了很多防御动作,推新品,孵化创新项目,像针对老年人的产品,搞小程序,做社区,做圈子,元宇宙社交,但似乎都没什么大动静。可能因为网易项目管理能力一般。


默默为网易赚钱,自己却没有赚到很多



我当时在网易做游戏竞赛运营,主要任务是扩大游戏的玩家生态体系。


很多玩家以为的网易电竞比赛,是网易代理的暴雪战网平台上的游戏比赛。确实,那几款游戏都比较出名,《魔兽》、《暗黑破坏神》、《星际争霸》和《守望先锋》等,但这几款游戏的运营是在网之易公司,和我们不是一个子公司。


我们是网易电竞NeXT公司,主要负责的是网易自研的游戏比赛,比如《梦幻西游》《决战平安京》等。这些刷副本的游戏,其实也是可以比赛,不过就是谁氪金多,谁几乎就能赢。


我们和腾讯风格不太一样,他们的游戏基本是电竞类,追求公平竞技。网易游戏大多不那么强调竞技,更多是充值买装备升级。所以网易电竞的赛事体系,和大家熟悉的腾讯KPL、LPL体系并不一样。这里我也建议很多对电竞感兴趣的朋友,不要贸然加入网易电竞,实际情况和大家想象的有出入。


我自己就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学习,网易的很多游戏也没玩过,为了运营好,你必须深入去玩。但是氪金所产生的费用,公司并不报销。这还不算什么,我在网易游戏做运营,最大的困扰是KPI压力。


我们和普通的赛事运营并不相同,其他公司的赛事运营考核的指标,主要是赛事的线上线下热度,比如有多少人参与和观看,但是我们是拉新回流和付费比例。你可能会困惑,一场比赛这么长尾的数据怎么统计,其实网易有公式和系统,可以专门计算这些成绩,并且是统计到个人。


这让我们需要参与的事情就比较多,如何办好比赛是基础,引导新玩家注册以及老玩家消费,都是必须会做的事情。还好网易游戏的付费氛围比较浓,新游《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上线一年收入就达到2亿美元,上线20年的《梦幻西游》一年还能赚90亿元。


我们差不多运营了15款游戏的比赛,春夏秋冬都有比赛,每年几百场比赛。默默为网易赚钱,自己却没有赚到很多,这也是我当时心思异动的主要原因。


不是我不够爱网易,只是想试试更广阔天地



网易算是国内出海时间较早,出海规模较大的互联网公司。背后的原因也好理解,我举个例子很容易说明。


《荒野行动》是网易在国内市场较早推出的吃鸡游戏,也吃到了一波先行红利。但后来腾讯推出了《和平精英》后,借助微信等社交渠道推广,《荒野行动》很快就不行了,被迫出海后,现在这款游戏在日本发展的还不错。


网易很多业务都是主被动出海,我们做的就是海外达人营销,说白了就是KOL投放。我们有红人经济数据库,很多国家的YouTube、INs 和TikTok的网红都可以联系到,国外网红的价格差别也很大,有些红人价格能达到每次50万美金的合作费用。


我们不仅做网易自己的游戏、电商出海,也接第三方的合作。所以我们不是成本中心,也是营收部门。利用我们的资源,接一些有出海需求的客户服务,这可能是我们自己卷自己的一种表现。


我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坦率说压力并不是很大,但也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一年16薪,说实话发不了财也饿不死。近期网易北京的裁员,也有朋友问我情况。这让我决心找机会做点更大的事情,毕竟自己手上也有资源,出去变现下收入会更好。


现在网易的出海方向主要是东南亚、日本、印度这些国家地区,这也是国内很多公司出海的方向。他们自己做营销渠道,这些资源一时半会很难建立,网易作为成熟大公司,有这方面的基础在。


我觉得这是网易优势的地方,虽然没有单一核心的优势业务,每个业务独立后都是个中厂级别,但它整体的底蕴在,也让我们其实有积累。很多新型游戏公司出海,这些市场团队就得慢慢筹建,当然他们也会开的薪资比较高,这也是我最近看了很多机会的原因。不是我不够爱网易,只是想试试更广阔天地。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巧用30条历史典故,让孩子读懂历史,积累写作素材

下一篇:中国古代名人赵子龙的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5 08:24 , Processed in 0.342812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