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一个感人泪下的夫妻情感故事

2022-8-5 18:35| 发布者: boyi1898| 查看: 60| 评论: 0

在中西方的文学作品和神话传说中都有无数令人叫绝的爱情故事。但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在普遍群众观念中,爱情的最美、最佳结局就是步入婚姻的殿堂。与此同时,在美轮美奂的爱情画卷背后,婚姻便成了爱情的一种固有的、不可抗拒的现实束缚,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您整理的婚姻家庭情感故事精选,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超强台风登陆,她便早早收摊回了家,将家中的窗户仔细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生怕漏掉了哪个小细节,据说这是百年一遇的强台风。


  他是一名环卫工人,每天是这座城市起得最早的人,当别人都还沉浸在睡梦中喃喃梦呓时,伴着黎明的冷清和孤寂,他便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在昏暗的路灯下,沿着清孑的街道,一路扫着落叶和垃圾。


  她患过小儿麻痹症左腿落下了毛病,走起路来有点瘸,可手很巧,于是便在小区门口支了个缝衣修鞋摊,靠给时装女店修改衣裤为生。


  每天不用起得很早,可那些时髦的女人,常常因一条边缝、一个裤角没有缝到位,而和她讨价还价、纠缠不清。


  清苦的日子,在相安无事的岁月中流淌着,但两人生活得却十分和美。
女人回家时,雨已经下得很大了,风也一阵紧似一阵,街上没有了往日的川流不息,车辆飞快地开着,路上行人很少,如果没有什么非办不可的事,人们宁愿呆在家中,静候台风的来临。


  街道两旁的大型广告牌也不再风光了,正在被逐个拆除。他穿着雨衣,推着自行车沿街走着,因为风大,很多树叶不停地往下落,顺着雨水,慢慢地漂着,如果不及时清理,流入下水道,极易造成堵塞。


  雨点打在脸上,渗入眼内,酸涩的有点睁不开眼,他揉了揉眼,理了理额前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停下脚步,清扫了一下路面。


  这时一辆快速行驶的汽车从他身旁驶过,路面的积水被溅得老高,泥污水溅了他一身。


  这时女人拨通了他的电话,他支起自行车走到一个屋檐下,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的声音,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他说,可能要晚一点,女人还追问了一句,要多晚啊,今晚台风要来,早点回家吧,他嗯了几声,挂了电话,那份关切暖浓浓地一点点渗入他的内心。


  此时风越来越大,雨也越下越大,他看了看前方被烟雨笼罩下的街道,心想着巡完这一趟就回家,天已经黑透了,不远处还有人在拆着广告牌。


  这些人也是够辛苦的,冒着雨还在工作着,他正想着,突然一阵风吹来,站在广告牌上的人就像片落叶一样,掉了下来,不好,有人受伤了,他加快了步伐。


  那人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也许是腿骨折了,他掏出手机,正准备打120,可是手机已经被雨水完全淋湿了,顾不上多想的他,轻轻地扶起他,抱起他冒着雨向医院奔去。


  女人在家中,一边拨打着他的电话,一边看着电视中的新闻,一遍遍拨打一次次关机,这令她的心很是不安,心不禁咯噔了一下,有些发毛,莫非是发生了意外,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拿起一把伞,沿着他工作的那条线路,来回地找寻着,连一个小小的角落都不放过,最后,心急如焚地她拦了一辆的士,司机问她去哪儿,是啊,去哪儿呢?


  她对司机说,沿着城市的每个街道转圈吧,我找我男人,他一早出门到现在还没回家,女人语无伦次地诉说着,司机安稳了一下她的情绪后,沿着城区的街道慢慢地转着。


  一条巷子,一条街道、一条马路地过,最终还是没发现男人的踪影,看着车窗外如珠的雨水,视线模糊了她的双眼。


  此时,车上的广播中传来本地电台的新闻“下面播送,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超强台风已于今晚8点半在本市铜陵镇登陆了,登陆时近中心风力达15级,目前台风正向偏西方向移动,受台风过境影响,预计今明两天,还将有大到暴雨…”,此时播音员突然停顿一下,“下面插播一则寻人启示,王如霞,您的爱人此刻正在家中等着您,听到广播后,请快速回家……”


  那则广播就像是男人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又像是一声声急切地责问,女人的心像巨石般的落了地,她推开车门,撑起伞,疯也似地朝家的方向跑去,尽管腿并不是那么灵便,可还有什么比老公在家那份焦灼的等待更重要的?


  风肆虏地刮着,雨无情地打在她的身上,任凭雨水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冲刷,也无法阻挡住她回家见到他的那份渴望,走到家门口,她的腿有点软,他冲出门一把扶起她,紧紧地抱在怀中,顿时两人泪流如珠。


  这份等候是焦急的,却是美丽的、令人感动的。


  楼下住着一对老夫妻,男的是离休的处级干部,女的退休前是一家大医院的主任医师。


  他们的两个孩子,一个是某局里的中层干部,一个在国外读书。
入秋的一个傍晚,我看见那老夫人在翻晒萝卜。
我很奇怪,像她这样的家庭,还用自己腌菜吃吗?


  我问她,张阿姨,你家还腌咸菜吗?


  那老夫人很有丰韵,笑起来一脸的幸福。


  她说,你王伯就爱吃我做的萝卜咸菜,吃了一辈子都不腻,过去工作再忙,都要给他腌菜,何况现在退休了,有多是时间我问她,张阿姨,你家还腌咸菜吗?


  那老夫人很有丰韵,笑起来一脸的幸福。


  她说,你王伯就爱吃我做的萝卜咸菜,吃了一辈子都不腻,过去工作再忙,都要给他腌菜,何况现在退休了,有多是时间。


  望着翻菜的老人,忽然就想起林语堂先生的名言:爱一个人,从他肚子起。


  对那些走过几十载风风雨雨的婚姻来说,爱可能真的就落在碗里,落在“萝卜干”上了。


  不是每份爱都是惊天动地的,实实在在,朴实无华是婚姻的一种境界。


  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大厅里,一对中年男女准备办理离婚手续。


  男人填好表格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默默地把这张纸递给女人。女人默不作声接过纸,狠狠剜了男人一眼,然后出人意料地把登记表狠狠撕成碎片。


  男人大惊:“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这是干什么?”


  女人一声冷笑说:“你还欠我7万元。你把账还了,咱们就离婚。”


  男人颓丧地离开,没说一句话。


  本来什么都协议好了,就差一纸离婚证,没想到女人事到临头变了卦。


  男人什么都不要,房子留给女人,净身出户,只要女人同意离婚就行。但最后关头她还是反悔了,竟然让他还他欠她的账!


  回到家,女人拿出纸和笔要他打一张欠条给她,男人没有争辩,憋着一肚子火打了一张欠条扔给女人,咬着牙说:“我会还欠你的钱!”


  女人不动声色说:“我等着你,还了账咱们就离婚。房子是你自愿不要的,我不管。你欠别人的钱我也不管,但你欠我的钱少还一分都不行。不过我告诉你,欠别人的钱不还,即使是死你也不能安心。”


  男人羞愧难当,在心里骂了女人千百遍:天下最毒女人心,真没说错啊!


  男人本不是个庸长之辈,辞去一家大公司的工作,自己筹办一个小五金厂。钱就是在那时候借的,不仅是自己女人的,更多是借亲戚朋友的。


  他有头脑能吃苦,小厂子起步快发展顺利,很快就积累了200多万元资产。但就在他准备逐一还清大家的欠账时,一场意外事故让他的厂子化为灰烬。收拾家底,除了当初妻子给的7万元,还欠下40多万元的账。


  再从零开始,他实在没有勇气,打不起精神了。何况还不是干干净净从零开始,还有一屁股的账。


  于是他就决定逃避,决定一走了之,流浪天涯海角,此一去生死两茫茫,他不想拖累妻子,所以才缠着她离婚。


  男人性格要强,决定暂时不走了。欠债还钱,多亏这可误的女人提醒,不能因此落下骂名。


  这时一个朋友找到他,主动借给他10万元钱。


  朋友说:“我再次借给你钱不是朋友情分,而是为了让你翻本。你是个要脸面的人,别让我失望。”


  他用这10万元在商场里租了个摊位,兢兢业业做起生意来,起早贪黑吃尽千辛万苦,钱很快就又在他的兜里聚集起来。


  这期间那位借给他钱的朋友,不定时过来看望和妻子分居独处的他,带些吃的用的给他,这让他很感动。


  两年后,他不但扩大了生意,身上还有了余钱,于是决定一笔笔偿还欠账。


  这次他决定先不还自己女人的钱,等大家的钱都还完后,再还她的,然后离婚,以后清清静静作生意。


  他先找那些欠额比较少的人,三千五千的还。


  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一脸惊讶说,不是还过了吗,怎么又还第二遍?


  他问,谁还的,人家说,你老婆。


  第二家第三家都这样说,全部都这样说。最后又找到那位又借给他钱的朋友,朋友笑了,对他说:“那10万元本是你老婆给的,让我转一下手借给你。还有,那些吃的用的,也都是你老婆买了要我代送给你的。”


  他惊诧不已:她从哪里弄来这几十万块钱?他心里大为震动,没想到他心里一直恨的这个女人,是在用这种方法挽救他!


  他恨不得一步蹿回家,跪在她面前谢罪。及至真的和她对面坐了,他的第一句话却是,你是从哪里弄的这么多钱?


  女人说,把房子卖了,新房主好心,让我继续租用。他责备她,怎么能把房子卖了啊!


  她淡淡地说,房子卖了还可以买,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他冲动起来,把女人抱在怀里紧紧地搂着。


  女人点着他的鼻子说,记得还欠我7万元,欠条我还放着呢。然后才开始抹着眼泪数落他,不就几十万块钱吗,几百万又能怎样,你就值这么一点点?你,还是个男人吗?


  他羞愧万分,把头埋在她胸前,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写下你的评论...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76084518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重阳节,3个亲情故事,看完第一个就沉默了

下一篇:“我们结婚啦!”一起聆听五对新人无可替代的爱情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裂变营销 ( 湘ICP备2021009467号 )

GMT+8, 2022-8-14 02:50 , Processed in 0.327014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